Vacheron-constantin 江诗丹顿

在限量时间内高速运转
——访江诗丹顿亚太区董事总经理柏尚文先生

同上次见面一样,柏尚文依然穿着深蓝色的西装,腕部佩戴一款江诗丹顿系列腕表,“我有很多腕表,但是其中有一款是我最喜欢的,无论到哪里总喜欢戴着它。”英俊、幽默、细心、彬彬有礼、事业有成……可以说,柏尚文完全满足了女人对一个法国男人的所有理想。这已经是第二次见到柏尚文了,他是一个讲究细节的人,总记得曾经采访过他的记者,即使时隔许久,他仍能清晰记得上次见面的情景。 对于一个与钟表和时间打交道多年的男人来说,时间总是如此清晰而深刻地印入他的生活中。对他来说,最奢侈的就是:有足够的时间和我的太太以及两个女儿在一起。注重法国传统礼仪的柏尚文先生认为与朋友一起品尝美酒佳肴是人生一大乐事。多年来在亚洲的工作及生活,使他对东方古董家具及油画的兴趣愈加浓厚,闲时喜欢往古董店铺和画廊搜寻珍藏。

佳音:在2006年江诗丹顿宁波旗舰店开业的时候,我曾经问过您江诗丹顿何时会在杭州开店。现在杭州旗舰店终于开出了,那么您是怎样看待杭州这个市场以及杭州奢侈品消费人群的?
柏:
是的,当时在宁波采访的时候我们是有聊到一些关于杭州市场以及新店拓展的问题,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详细告诉你我们的想法,呵呵……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考虑在杭州开拓新店了,花了一年多时间来进行市场调查,我们发现杭州的市场环境、消费者的实力是足够成熟的。而且杭州城市发展的基数甚至已经超过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对于我们来说,选店是非常认真和慎重的,中国著名百货公司杭州大厦邀请我们去开设新店,但我们觉得杭州大厦不适合我们的发展,因为他们不能提供足够大的店面,而利星名品中心这个店的面积、地理位置都非常的有优势,能够让我们很好的展示江诗丹顿的品牌形象,向懂手表,喜欢江诗丹顿的消费者服务。

佳音:杭州市场上已经有很多瑞士顶级的手表品牌,如伯爵、爱彼、卡地亚等,而且他们的销售业绩也非常的不错,您是怎么看待和他们之间的竞争?
柏:
当然,品牌之间的竞争是无处不在的,但我们欢迎品牌之间的良性竞争,这样可以给我们自己增加一些压力。在一个市场里,好的品牌多,就代表着市场的优越,在这样一个好的市场里运作,更可以提高我们的信心,同时,也证明了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佳音:此次江诗丹顿推出的限量铂金珍藏系列,在设计理念及款型方面和其他系列相比有何新的突破?
柏:
只有经典的作品,才会选用珍贵的铂金为材质,铂金的稀有让江诗丹顿铂金珍藏系列产品脱颖而出,打破了手表在设计中用所选用的一些传统材质。江诗丹顿为了彰显铂金独有的特性,精心创作了「限量铂金珍藏系列」。每款全新的限量腕表均拥有「限量铂金珍藏系列」的特征:以铂金制成的表盘、表壳和表扣,表盘上刻有「PT950」铂金比标记。同时,江诗丹顿铂金珍藏系列也是世界手表行业中唯一一个使用铂金材质的,它非常适合手表收藏爱好者的收藏。因为稀有的缘故,很多杂志都为铂金珍藏系列作了相关的报道,然后,江诗丹顿的忠实消费者都纷纷打电话给我们的经销商来预定,使得在销售上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

佳音:多年来,您一直孜孜不倦的为江诗丹顿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您觉得自己收获最大的是什么?
柏:
在服务江诗丹顿的8年里,对我来说,收获有很多,也是多方面的。我很荣幸能在江诗丹顿这个具有250年历史的品牌里工作,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在手表的制作上,它的技术、它的创新都让我有了新的见识。江诗丹顿同时也给了我很多机会去旅游,因为我之前是负责北美地区的工作,现在是负责亚太市场的工作,在这期间,我去过很多国家,也认识了许多不同种族的人,所接触的这些新环境和新人群都对我有所以启发。江诗丹顿是一个人对人的品牌,制表师与制表师之间,制表师与其他部门同事之间,私人化的关系都处理的非常好,大家有着共同的爱好和话题,在这样一个好的工作环境里工作,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的热爱和珍惜。

佳音:2007年江诗丹顿会给消费者带来哪些不同的消费享受?在新店运作方面会继续拓展中国其他城市吗?
柏:
其实对于江诗丹顿来说,不希望给消费者带来什么购物体验与消费享受。我们会一直用我们的品质来为消费者服务。江诗丹顿已经是一个具有250年历史的品牌,我们也不希望有革命性的变化,只希望在原来的基础上慢慢的进步。
在2007年,我们会为特别的客人在日内瓦定制属于自己的腕表。而关于2007年的一些市场动向,现在的确有规划于其他市场,但我们每年的生产量十分有限,不会盲目在新店开拓上下功夫,我们更多的是希望把现有的产品放在已开设的店里发展,以后我们会逐渐提高生产量,争取在中国更多城市里开设我们的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