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asury Wine Estates 奔富酒庄

唇齿间品尝浪漫
——访Treasury Wine Estates 亚洲区市场总监Roman Linert先生

奢华,是叠加在极致工艺与顶级材质之上的完美享受,以一款高质红酒“葛兰许(Grange)”开始,奔富,作为澳大利亚葡萄酒发展的奇迹,写下了世界葡萄酒发展史上的辉煌一页。经历世纪的洗礼与积淀,橡木桶中的滴滴琼浆仍生机勃发,坐拥举世的瞩目与尊敬,回响并增色于不同人生却同样精彩的瞬间。春暖樱飞时节,奔富酒庄再次在中国开启品酒体验之旅,佳音杂志与Treasury Wine Estates 亚洲区市场总监Roman Linert先生共同品尝奔富独特内涵。

 

 

FOSPEL:您对新世界和旧世界的葡萄酒有什么看法?目前软木塞仍然占据统治地位吗?螺旋瓶塞和塑料瓶塞的大众接受度如何?
Roman Linert:
在我看来,新旧世界的酒最大的区别在于创新。旧世界的酒以法国酒居多,对于酿酒技术,他们有非常严格的法律及规定。另外,由于历史悠久,他们需要完全延续传统方式。而新世界的酒大多单纯以酿造好酒作为出发点,他们会搜寻很多方式去达成这个目标,他们不介意有创新、有科技、有不同于传统方式的东西。就如同你提到的螺旋盖,在我看来螺旋盖的产品就是新世界红酒创新力的一大象征。其实木塞损坏的比例是无法避免的。而螺旋盖的创新工艺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坏木塞的问题,保证红酒的高品质。除了瓶盖技艺的创新工艺外,还有一款获得红酒行业高度认可的奢华葡萄酒奔富葛兰许,同样是新世界酒创新力的象征。法国酒对于葡萄产地有着非常明确的标准,而葛兰许却不介意从各个产地选取最好最优质的葡萄品种来酿制和制造超高端的葡萄酒。葛兰许就是这么应运而生的。

FOSPEL:2010年,您被任命为Treasury Wine Estates 亚洲区市场总监,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和Penfolds奔富酒庄牵手合作?这个品牌对您而言意味着什么?
Roman Linert:
其实工作关系就如同是婚姻,需要双方的互相选择。首先,奔富品牌作为公司旗下标志性的品牌,本身就拥有者非常重要的地位。另外,澳洲红酒作为新世界红酒中的佼佼者,一直在创新和提升。它的发展和我对于葡萄酒的理念非常吻合。最后当然是在业绩上,我的老板们也很认可我信任我,愿意将奔富这个拥有100多年历史,秉承传统又不忘创新的品牌交付于我。其实这一点也是奔富深深吸引我的地方。

FOSPEL:众所周知,奔富酒庄最开始种植葡萄酿酒的初衷是为了治病救人,那么在您看来葡萄酒究竟具备哪些价值?
Roman Linert:
的确,在奔富品牌刚刚创立的时候,奔富医生一直是致力于红酒的医药价值的。但随着时间慢慢推移,医药价值不再成为奔富品牌酿造红酒的最主要功效。在我看来,如今红酒是一个很好的社交工具,是朋友相聚、放松心灵的最佳伴侣,是心灵上的慰藉。 而我也非常自豪于奔富品牌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最好的品质,让大家在享受欢快时光的同时喝到放心的高品质红酒。

FOSPEL:过去一百多年的发展中,Penfolds奔富酒庄已经成长为葡萄酒行业的巨人。那么在您看来,Penfolds奔富酒庄是运用何种战略达成如此成就?
Roman Linert:
我认为舒伯特先生去到欧洲,并决心创造有奔富特色的高品质红酒是奔富品牌历史上的一大转折点。舒伯特先生的欧洲之旅遍及欧洲主要置酒地区,他们的制作工艺启发了他酿造高品质的红酒。舒伯特先生利用所掌握和学习到的工艺进行创新,将不同产品的优质葡萄进行结合,酿造出了奔富葛兰许,开创了一个全新的酿酒理念。在奔富葛兰许大获成功之后,很多别的品牌都在学习和借鉴奔富的工艺。

FOSPEL:目前Penfolds奔富酒庄拥有哪些品类?您如何看待中国葡萄酒的文化氛围?与国外相比有什么异同?
Roman Linert:
奔富所有的产品线开发分为2条主线。一条是根据葡萄种类进行口味上的区分;另一个则是根据消费者所能承受的不同价位进行售价上的区分。但唯一不变的就是无论奔富旗下何种系列的何种葡萄酒都一定符合奔富最基本的品质标准!从高端的奢华系列而言,最有名的当属葛兰许、Bin707以及RWT。我们自豪于这些红酒不但被全世界的葡萄爱好者所认可,也征服了相当一批中国消费者。当然奔富也提供一些不那么奢华昂贵但品质依然出色的葡萄酒。例如在餐厅可以喝到的汤姆斯海兰系列以及在超市就可以买到的蔻兰山系列。中国市场的发展迅速,着实激动人心。我看到了中国市场如同亚洲其他市场快速发展的变化。我相信随着这个市场的发展以及成熟,会有更多成功的官员、艺术家、商人在正式的欢庆场合选择想用葡萄酒。

FOSPEL:如今市场竞争激烈,奔富用何种战略去占有一席之地?
Roman Linert:
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持续且真实的表达自己。不断创新,提供最好的葡萄酒。就品牌营销策略而言,我想我们将坚持提倡高品质的生活态度以及高端的生活享受作为基本理念 。我觉得我们还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奔富这个品牌在过去160年多年时间里有着非常多传奇而激动人心的历史时间,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去分享和传播,让消费者知道我们的品牌,并且相信我们品牌品质。事实上,这次即将发布的Bin150就是特别为澳洲和中国市场策划的。在奔富历史上,这是第一次有同一款酒同时在2个国家进行发布。可见,我们是非常重视中国市场的。

FOSPEL:中国仍有一批消费者对红酒文化不是那么了解,奔富具体要怎样传播呢?
Roman Linert:
其实我觉得这次的奔富体验就不错,我们去到6个城市和消费者近距离接触,我觉得这比什么都能够说明我们的品质和专业。另外我们当然也会很注重和媒体的互动,在一些核心的网站、杂志和报纸上面曝光和传递一些红酒知识以及品牌历史给到更多葡萄酒爱好者。

FOSPEL:您个人平时在品酒时偏爱哪些品类?
Roman Linert:
我个人认为喝酒需要看场合。一般餐前我会用Bin 51,这是一款令人赏心悦目的白葡萄酒,味道非常独特。用餐中,我会选用红酒系列的汤姆斯海兰系列或者是蔻兰山系列。当然最近,由于Bin 150刚刚上市,我也会多多尝试Bin150的。

FOSPEL:近年来,葡萄酒的收藏已逐渐成为了一项热门的收藏类别,在您看来哪些葡萄酒更具备收藏价值?
Roman Linert:
从收藏角度而言,具有品牌认知的红酒品牌才会被收藏者热衷,所以我觉得首先肯定是要选对品牌。另外可以参考一下这个品牌的这款葡萄酒在收藏行业的增值幅度,参考一些以前的数据。比如,我们的奔富葛兰许曾经被拍出单瓶5万多澳币的记录。第三要看葡萄酒的生命力。葡萄酒和人一样都是有生命力的,一方面是生命体质,另一方面是储藏条件。如果买来只能储藏很短的时间自然也谈不上收藏和增值了。

FOSPEL:如今中国有很多本土葡萄酒品牌,对中国的葡萄酒品牌是否了解?你觉得他们有什么需要改进和学习的地方吗?
Roman Linert:
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自己要什么,并且坚持下来。当初,舒伯特决定要做世界上最好品质的葡萄酒时,由于花费不菲而市场受众较小,其实是受到很多管理层的挑战和反对的。当时非常痛苦。但是他坚持了下来,在别的方面做出了很多牺牲。很多事,总是在若干年之后才能显现它真正的价值。所以持之以恒的追求很重要,信念也很重要。千万不能屈服于短期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