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

龚鹏程,生活中的儒学家

 一个真正的贵族至少具备两个特征——有着高贵的自尊和面对顺境逆境时都能宠辱不惊的那份风度。于是,即使幸福不能百分百,即使前行的道路并不一定阳光灿烂,即使隐身于看似平凡的外表之下,也会在这个世界上优雅地活着……

  

越来越多的男人被称为时间打不垮的异类,他们如一瓶醇厚的红酒般历久弥新、刚柔相济。强大的男人经历磨难后终成大器,正如素质好的红酒等到大熟的时候会呈现出迷人的风采,美妙得像戴天鹅绒的铁拳,自然也是身价百倍了,正如龚鹏程,浮沉中终于成就了一份从容的大气。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龚鹏程,身着麻质休闲装,黑色棉布长裤和黑色皮鞋,俨然一位翩翩儒者,他在采访期间时而停顿思考,时而摆弄手势,始终不乏风趣。“读经典、学国学,是为了对具体生命问题进行解决……儒学作为大学里的理论、学说,像游魂一样,没有在现实生活中得到具体的应用,我们应该重视起来。”龚鹏程透过他的视角,告诉人们应该如何把儒学融入到生活中。

游魂样的儒学
儒家思想是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有非常多现在看来都很有积极意义的东西。儒家文化一直在影响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但儒学在现代社会里只是以一种学说的方式活在大学或研究机构里面,它与我们具体的现实生活没有一丝关系,它只是没有躯壳的,游魂式的存在。儒家的学问是面对我们具体的生命问题,提供一些解答,学以养心,学是用来安身立命的,学问的目的也不是要写论文,而是读了书懂得这个道理,在大喜大悲上能有一些判断,在人格的成长上能有所帮助,而不是说“学而时习之”有多少种讲法,多少种解释,这不是儒学所倡导的,儒家思想不仅仅是要让大家学习理论上的知识,更重要的如何把这种思想运用到生活中去。

把儒学融入生活的典例——“生死学”
龚鹏程教授作为华人世界里第一个创办“非赢利事业管理所”的学者,就很好地把儒家思想融入到生活中,他开设的学科中,有个特别的学科叫“生死学”。所谓“生死学”,就是根据儒学思想而衍生出的一门新的学科,它不只是讲理论,更重要的是讨论人类面对死亡的困惑,对它进行很好的解决。“安宁照顾”系统学科,培养出来的人来帮助患者度过病痛这一关,病人最后面临死亡时,也有“临终关怀”,对家属要进行“悲伤处理”。这是医疗护理体系针对这些问题而派生出来的学科。“生死学”办的有声有色,很多殡葬社都找到他,因为在这个领域没有任何规矩可言,所以龚鹏程被恳切要求开办殡葬礼仪等课程,于是,他运用佛教、道教开了几门课程,台湾各县的殡葬社都纷纷来听他的课,学习殡葬知识。这就是龚鹏程把儒学融入生活的典例。

不要“坐椅待币”
多年来,龚鹏程一直在致力于传播儒家思想,在国内外办学、讲学,做了很多把儒学融入到生活中的实事。在现代大学体制里面,重新加上或恢复中国传统书院教育的精神,让学校的正式教育也可以参考、吸收传统儒家的教育理念;社会性的民间讲学、儿童读经、结合宗教所办的讲习及社区大学,培养儒家式的人格;与政府机关做局部合作,把名人故居、历史建筑、古迹利用起来,用来讲学。在台湾,不办活动不讲学的名人馆,被称作“蚊子馆”。现在中国就有很多这样的馆,有些城市的书院并无藏书,也不办活动,只是提供场地供游人赏玩,目的也只是收费,这种“坐椅待币”的形式无任何学问可言。只有在这些书院办讲学活动或文化活动,把这些地方当成一个文化站,才能让市民得到一种文化教养。在台湾,祭孔活动都要持续一个月之久,第一天是祭祀活动,而后举办各种有关儒学的文化活动,沿书院、名人故居设有一个路线,有专人讲解,民众可以进行观光,还可以听讲座及各种研讨会,吸收更多的文化知识。台湾的祭孔不单单是举行一个仪式,重要的是慢慢让大家觉得儒学不是一个干枯的学说,而是跟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只有这样做才能让儒学重新回到生活中来。

佳音:您如何看待现代人们追求“奢侈品”的这种现象?您的“奢侈品消费”观念如何?
龚:
古代也有这种主张的,特别是管仲,他主张侈糜论,侈糜不仅可以刺激消费,同时还可以促进生产,近代西方资本主义的逻辑就和这个差不多。而儒家其实是反对的,西方近代对这个讲法也有反省,刺激消费激发欲望重复生产一大堆不用的东西是种浪费,人们有无数的鞋子,无数多的衣服,可还是觉得不够。追求奢侈品不是简单的对或不对,是要放在什么脉络里面来处理。

佳音:您认为对传统文化进行商业化包装对其推广能起到怎样的作用?
龚:
有一定的功能,举个很简单例子,像基督教文化,在整个社会上之所以产生这样大的影响,是因为跟生活结合,比如,圣诞节本来是个圣灵的节日,它要跟圣诞大餐、圣诞舞会结合,就是因为只有跟这个结合才能跟老百姓结合,才能变成普通人的一部分。看起来好象庸俗化了,认为儒学怎么能这样呢,像台湾搞的汉服运动、国学辣妹,就觉得不对,但是细想,则不然,如果这种东西没有变成一个世俗化的活动跟行为的话,它就不可能真正成为世俗生活。

佳音:同样是讲授儒学,您与北师大于丹讲《论语》为什么差别如此大?
龚:
因为听众不同,《百家讲坛》设定的观众群是中学程度,中学生听得懂,老百姓感兴趣,符合大部分人审美情趣。如果我的思维模式要跟他们一样,大家又会觉得我没有水准。我要是在学校像于丹那样讲,还不被哄出去吗~(笑)。

龚鹏程简介:
龚鹏程是当代知名的思想家、教育家、文学理论家,自幼才华横溢,精通武术、书法,学力深广,每年著述约一百万字。目前已出版七十多种专著,涵盖中国文学、中国哲学、中国诗学、中国宗教等多个领域。龚先生是台湾南华大学、佛光大学的创校校长,现担任卢森堡欧亚大学校长、伦敦终身教育学院董事。龚先生还频繁往来于海峡两岸以及东南亚地区,在全国各地多所知名大学讲学,多次主办有海峡两岸及港、澳、新、马等地区共同参与的多种大型学术研讨会,为增进两岸四地知识界及社会各阶层人士之间的深度沟通、为促进中华文化的整体性交流,做出了卓越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