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茗堂

坚守只为那一缕茶香
——访“福茗堂”李少杰先生
 

“品茶亦是修行,因而追求简约,不添芜杂,随缘任运。”一段茶几,一方茶海,一壶刚在自己的茶厂里出产的古法铁观音,散发出温婉低调的暗香。你几乎无法相信坐在面前煮茶论道的是一位商人——香港福茗堂茶庄创始人李少杰。李少杰生于香港,年少时在英国念书,虽然接受的是纯西式教育,但他骨子里却满是中国传统文人雅士的情趣。学成回到香港后,“品茶藏茶”成了李少杰最为痴迷的爱好,1987年,他在香港创立了福茗堂茶庄,在香港推广茗茶文化,成为香港茶庄中的后起之秀。

2004年,福茗堂进军内地,先后在苏州、杭州和上海开设了五家茶庄,主推高端路线。他坦言自福茗堂创建的十多年里“一直靠家族实体支撑”,但现在的福茗堂早已经为爱茶人士所认可了。
 
佳音:鲁讯先生曾说:“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请问您对品茶是怎么看的?
李少杰
:“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没好茶喝,喝出好茶,也是一种清福。” 并非每个人均有好茶喝的机会,但这不代表没福。用心泡出来的茶,以心来喝的茶,即使不是好茶,也能喝出好茶的心境,也可以享受心灵上的“清福”。

佳音:茶自古就以“和、静、怡、真”的精神内涵而倍受人们推崇,都说茶可以养性,那么,饮茶对您的性格有没有影响?
李少杰:
品茗既然是一种艺术,而艺术的修养又在乎自我的创作和接受别人的创作,要享茶艺之乐便得要懂得接受不同的思想和旷阔自我的空间,久而久之,品茗者也可其受其熏染而改变。

佳音:通常会有人拿“咖啡,酒和茶”这三者来作比较,那您能分别用一句话来形容它们吗?
李少杰:
与友共享咖啡谈天说地,有增长友情之趣;共醉美酒有松弛介缔而收知人之效;共品茗中互聆互赏则达省己之功。

佳音:在童年的记忆中,北方有胡同里的盖碗茶,南方有小巷里的凉茶铺,那您儿时对茶有着怎么的记忆呢?
李少杰:
儿时每见访客临门佣人即端茶侍客,当时茶对我来说,除了是一种略带苦涩却能解渴的饮料外,也是迎客的礼仪,是甘苦与共的象征。

佳音:说起杭州总会让人想到龙井茶,而说起云南又会想起普洱茶。茶和城市之间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于这个您是怎么看的?
李少杰:
茶不单与产茶的城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那些不产茶的城市也有着很多的联系,比如说起潮州,人们便想到泡功夫茶所建立的友济和亲朋间的团圆及团结精神;而说起伦敦又会想起悠闲典雅的下午茶;而穗、港的“饮茶”通常则以点心为主,茶为次;此外,北京人喝茶则讲究礼貌与器皿的配合,所以说,茶可以反应出不同地方的文化和特性。

佳音:茶和健康始终联系在一起,而时下健康正是人们追求的一种时尚态度,您觉得茶和时尚有关系吗?
李少杰:
茶在近十年间以健康饮品的姿态迅速在全球兴起,然而,我们会发现每一件流行的产品,随之都会推出时尚的设计,茶亦是如此,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在最近的三、五年里,市场就出现了很多的有关茶的时尚包装,再加上更便利的瓶装茶,茶与时尚的联系就变得更为紧密了。

佳音:茶与佛教、诗歌有很深的渊源,慢慢的演变成一种文化。您个人对茶文化又有着怎样的理解?
李少杰:
茶圣陆羽在《六羡歌》中就道出了喜茶之人应有的修养:“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短短的几句话便对每一个有心对茶文化作出贡献的人定下了规律,同时也对纯粹经营茶的茶商,在推动茶文化方面作出了明确的区分。

佳音:茶是从中国传到日本,日本又把茶和佛教融合到一起,形成了他们自己的茶文化,你能比较一下中国的茶文化和日本的茶道吗?
李少杰:
自南宋的抹茶品茗方式传至日本后,只在两个世纪后稍作简化便沿用至今,成为了今天日本人所崇尚的“茶道”,其实茶道就是一种需要遵循其既定的程序而行的品茶方式。而中国的茶文化自唐代盛行以来,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也经历了不少变化,我们今天所推行的“茶艺”,其实就是将中国的茶文化不断进行创作和推新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