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umet 尚美

信仰是一种内心的力量
——访Chaumet亚太区董事总经理梁守善(Charles LEUNG)先生

18世纪晚期,随着拿破仑帝国的兴起,一个叫Chaumet的珠宝行诞生了,此行很快在世界上引起强烈凡响。持续两世纪的风华,拥有二百二十多年悠久传承的Chaumet,代表的正是法国顶级珠宝工艺的骄傲。时至今日,Chaumet依然是珠宝业界及上流社会中最为人向往的高级珠宝品牌。每件Chaumet的原创作品都匠心独运,亦同时兼备亮丽、动人,富时代魅力的设计风范。随着Chaumet的不断发展,Chaumet也进驻了亚洲,展现其既传统又富有创意的珠宝,而我们也有幸采访到Chaumet亚太区董事总经理梁守善(Charles LEUNG)先生。

佳音:作为一个欧洲品牌,Chaumet进驻亚洲市场后,会根据亚洲市场的状况在经营策略上做特别的调整吗?
LEUNG:
Chaumet作为一个源于欧洲法国的顶级珠宝品牌,迄今拥有227年的历史。在这227年中,Chaumet精于研习和满足来自不同地域,有着不同要求的各类型顾客,对于不同的市场需求,Chaumet能够迅速应生出一套最适当的品牌策略。对于奢侈品,亚洲顾客有着完全不同于欧洲顾客的价值观。例如,亚洲顾客更钟爱“独一无二的”或“限量版”的商品,享受高效率及人性化的私人服务。需要说明的是,即便是在亚洲市场,不同的地区间也存在着各种细微差别。因此,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委任来自当地的管理人员来负责该区域的事务,在韩国任用韩国人,在台湾任用台湾人,在日本用日本人,在亚太区则委派中国人。这是为确保品牌和服务能够更贴近所在市场的一种有效策略。

佳音:随着奢侈品品牌之间竞争的日趋激烈,Chaumet今后的计划会是什么?
LEUNG:
如今,的确是有很多品牌正努力进入这个市场并进行大规模却无限制的品牌扩张。而Chaumet在这个奢侈品市场,作为其中一个拥有传奇历史的品牌,我们最注重并始终贯彻的是对品牌文化和品牌精神的传承,对Chaumet“巴黎式优雅”以及独创性的坚持。曾经身为拿破仑及其皇室御用珠宝师的Chaumet,目标客户是那些有着高雅品位和对生活有着极致追求的顶尖顾客。

佳音:Chaumet作为世界顶级的珠宝奢侈品牌,从创始发展至今,都始终保持业内的领先地位,依靠的是什么?
LEUNG:
在巴黎凡登广场所有的奢侈品牌中,Chaumet是拥有悠久历史的顶级珠宝品牌,但是依靠光辉的过去是远远不够的,让Chaumet保持品牌活力的关键是,Chaumet的血液里流动的是大胆和创新。当年为拿破仑设计珠宝时,拿破仑对于我们的要求便是:设计出最时尚、最具新意、最美丽,并且不为岁月流逝而磨灭的高贵奢华珠宝。直至今日,我们仍保持着对于Chaumet珠宝、钟表和珍贵定制物件设计上的无限激情。稳健的品牌发展也是相当重要的,开店很容易,但只有用心用诚,才能达到最顶级的品质和细致入微的服务!当一个品牌过度扩张,那么这个品牌也将不再“奢侈”。

佳音:每一款Chaumet产品背后几乎都蕴藏着一个经典故事。在您看来,这些过往的传奇是否是Chaumet品牌魅力的最好体现?
LEUNG:
当然!比如我们最新推出的“网着我,若你爱我”系列,在设计上,我们自18世纪后叶的自然主义元素中汲取灵感,并融入了拿破仑王朝的象征“蜜蜂”。所有的这些元素以一种十分现代、独具风格、年轻且充满趣味的方式予以呈现。在我看来,这是将创新和传奇品牌历史的完美结合,是“Chaumet智慧”的力证。

佳音:您作为Chaumet在亚太区市场策略的推动者和执行者,如何定义“奢侈品”?
LEUNG:
能够在这样一个美丽的传奇品牌中担任亚太区决策者如此重要的角色,对我来说,真的是万分的幸运。Chaumet是一个真正的奢侈品牌。是当今为数不多的, 能够真正深刻理解“奢侈”这个定义的品牌之一。对我来说,“奢侈”意味着最顶级的品质,在各个层面,包括精致度、创新度和独创性做到最极致的标志。举个例子吧!在Chaumet的广告上,人们看到的“冰晶”(Frisson)三垂戒指:我们用多种不同切割的优质钻石, 运用最细腻的镶嵌方式使人们只看得到宝石而无从发现托架,像制作王冠一样整合所有的钻石,尤其是那晶莹剔透的露珠般悬挂于戒指上的3颗水滴形钻石的设计。这枚戒指我们的工作坊每年只会限量生产。

佳音:2008年Chaumet有计划在中国的其它城市开设专卖店吗?在今后的发展计划中,会考虑杭州这块市场吗?
LEUNG:
当然!在进行了深入的市场研究后,我们发现在中国,最高端的消费者十分渴求一个拥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和创新能力的奢侈品牌。而杭州,作为因其历史、文化、生活而闻名于世的城市,她在我们的发展计划中当然是排在前位的。

佳音:在接下来的情人节、新年等一系列节日中,Chaumet会推出与之相符的系列吗?情人节如果让你选择一件礼物送给自己爱的人,你会如何选择?
LEUNG:
为即将到来的情人节,Chaumet已准备了最新的设计并计划在那时推出,像一款最新的ABC系列的戒指是十分值得推荐的。其实,这个系列最初的构想来自拿破仑。200多年前,他要求Chaumet的创始人运用不同的宝石来设计出一条手链,当某人收到这条手链的时候(当然,这个人必须能对世上所有的宝石如数家珍),根据每种宝石的名称的第一个字母, 她能够拼出这条手链的赠送者想要传达给她的“密语”。这真的是极为私密和浪漫,而拿破仑将这样的手链赠与了他的妻子和他的姐妹!这些手链中的其中一条如今被收藏在Chaumet位于巴黎凡登广场的博物馆内,将来有机会会在香港的Chaumet博物馆展出。
而在情人节,Chaumet推出的这款ABC系列戒指上将会镶有5颗宝石,当你将这5种宝石名称的首字母拼在一起后,你会拼出:A(amethyst紫水晶),I(Iolite 堇青石),M(Morganite 摩根石),E(Emerald 绿宝石),R(Rhyolite 黑曜石),AIMER在法文中是“爱”的动词形式;而我认为这是一条很强烈的信息,不仅仅是提醒人们记得去爱,去关心他的家人、朋友和其他人,更时时提醒我们热爱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环境。

佳音:您在工作之余,喜欢怎样的休闲方式?购物、旅游还是运动?
LEUNG:
我工作时很认真,不过,我会更认真地去玩!我爱运动和阅读。事实上,我刚读完了一本很棒的书,帕幕克的《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但我最爱的还是旅行,我着迷于不同的文化。自大学以来,我就已经去了不少地方。更是借在巴黎读书的机会,到过那些各具特色的欧洲及北非城市。我过去最难忘的旅程包括是在印度西部和北部的两个月的游历,跋涉于阿根廷的Fritz Roy山脉,欢舞于里约热内卢的嘉年华会,在没有其他游客的阿布辛拜尔神庙欣賞五千年前的壁画和浮雕,漫步于耶路撒冷旧城中,走2000年前耶稣走过的苦路……我真的是很幸运,今年新年,我将在哈瓦那欣赏现场音乐会。

佳音:您个人在品酒时偏爱哪些品类?
LEUNG:
我最爱红酒和香槟,而我最近的最爱是1995年份的Chateau Cheval Blanc红葡萄酒和1996年份的Dom Perignon粉红香槟。当然,在哈瓦那,我将尽情享用最道地的Mojito。

佳音:现代人大多提倡“慢品生活”,那么您是如何理解“慢品生活”这个概念的?
LEUNG:
在香港这样一个大都市生活,我们太讲求速度和效率。生命很短暂,而我们要做的、要看的、要感受的却又太多太多。对我来说,慢生活就是真正理解并珍惜生活中每一个珍贵的瞬间。上个月我在京都的时候,住在最古老的日式旅店中,从奉茶仪式到怀石料理,所有的一切细节使人不由自主地放慢节奏、松弛,尽情感受生活中最纯粹细小的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