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在中国

设计意境与中国智慧有关
——访“春在中国”陈仁毅先生


所谓的中国风,并不一定是那一抹大红,也不一定必须配合以古铜雕花把手或是沉色红木。若是抓住了这个拥有悠久历史与丰富文化的国度中最精髓的艺术精神以及与众不同的智慧方式,那么,设计随手拈来,风格个个形神兼备、互通互融。

有时候,一件典型形态的中式家具也能带给设计师无穷无尽的灵感。比如环形靠背椅,一条弧线的造型暗示着丰富变化的可能性,在不同眼光的关照下能够呈现出或古典、或现代、或个性、或包容的种种不同面貌。而在“春在中国”设计师陈仁毅的眼里,“环形靠背是最人性化的设计,给人以圆满、受保护的感觉。”当一种形态与情感相连,它就开始具备了神韵,而这种疏朗的设计理念本身已是一种意境,与中国的智慧有关。
 
FOSPEL:“春在中国”的名字由来是什么?在您看来什么才是真正属于“中式家居”的精髓?
陈仁毅:“春在”取自于清代著名文人俞樾曲园先生的一句诗:“花落春犹在”。意思是朝代更替、时光流逝,而那些美好的记忆与文化依然余韵犹存。这其中正好寄寓了我们的理想。我认为,真正中式家居的精髓,就是传统风格与当代生活的结合,是将美好的文化余韵实践到现代生活中,创造当代东方人文的新风貌;甚至将它延续、传承下去,让百年之后的人也能够去记忆。

FOSPEL:有人将“春在中国”的文化理念和产品视为中国家居文化的时尚产物,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陈仁毅:
春在想要谈的,就是“品味东方,美学生活”的文化时尚。多年来“春在”执着于探寻中式传统风格与当代生活的结合,以期建立起当代东方人文家居的新风格,从而引领当代中式精致生活的新文化时尚。

FOSPEL: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著名的历史文化古都,那么“春在中国”是如何将中国的传统工艺和现代的元素融入到家居系列中的?
陈仁毅:
线条,很简单;内容却很丰富……“春在”的创意价值来源于对生活的观察,亲身体验每一种不同的真实需求,并深入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在不断的积累中,将经过吸收、沉淀后的精髓释放到各样创意之中,并凝聚为一件件真实、易用且富有美感的现代生活器物。

FOSPEL:多年来,“春在中国”所倡导的具有传统审美价值的“新东方风格”,具体指的是什么?
陈仁毅:
我认为这种风格指的是真实生活与人文氛围,春在选择创造各种与人朝夕相处的日常居家器物,使那些经典形态、传统工艺,经过吸收、沉淀,被释放到当下的生活创意之中,营造一种富有人文情趣的美与韵致,从而构成了“春在”想要传递的当代生活美学。

FOSPEL:2009年“春在中国”推出的“咏竹”与“赞直”两大家具系列的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陈仁毅:
咏竹是对中国文人生活的一种景仰。竹的气节,成就了中国文人清雅的生活趣味与坚韧的精神内涵。“春在”选取经风历雨的陈年竹材,运用为硬木家具的表面饰材,保留了竹的温润质感,将视觉与触觉和谐统一。而赞直系列则给人以稳定的感觉。“春在”取法传统家具器物稳固的梯形作现代延伸,将“直”演绎得更富美感,它的四边是平直的,而内侧的梯形又使它显得灵动;厚实的横档构成它的稳定性,而45度倒角的细节处理则使它看起来,简洁而轻盈。

FOSPEL:在家居行业中最让您深感乐趣的地方在哪里?您最欣赏“春在中国”的哪些特质?
陈仁毅:
春在品牌有几个很有价值的特色。首先是天然材质,我们的制作从材料开始精挑细选,珍贵陈年的老榆木、厚重的檀木、花梨、铁力以及竹、藤、棕、漆……这些既与传统接续,又与人相亲的天然素材,在自然的气味与真实质感中,体现令人感动的素朴之美。第二是传统工艺,只有在温厚的手工艺传统中,才能够一点一滴地将人文韵致浸润到每一件作品之中。第三是人文品味,其实“春在”一直都是将对传统文化的深刻理解,融注到作品的线条、质地、色泽之中,而不用任何夸张的象征性元素。最后则是舒适生活,我们“春在”所有的设计都是从生活细节中观察出发,亲历消费者的真实需求。所以,你们看到我们的作品在尺寸、形态及功能上,都能够切合当下的生活需求,且与当代风尚相互呼应。

FOSPEL:木材似乎是目前中国家具设计的首选,这是否有局限性? 在您看来,如何能使中式家具更好地融入现代居住空间?
陈仁毅:
中国人过去的生活空间中,皆采用有机材料来创作,室内以木材为主,室外则以石材为主。虽然至今仍为制作材料的首选,但随着不同的创作灵感及日新月异的技术提升,开始有了复合材质的可能性。这不但没有局限性,反倒有机会将中式家具的创意,提升到更高的层次上,譬如“春在”曾经尝试将珍贵檀木与钢材作嫁接,不仅带来视觉上新的时尚感受,更为中式家具的形与意,带来不同的内涵。中国古典和“优雅”这个词是分不开的,因此具备“舒适性”及“机能性”方有机会融入到现代的居住空间。

FOSPEL:面对现代竞争激烈的家具制造业,您如何看待全球家具市场的竞争格局?
陈仁毅:
就目前各个市场已全球的角度来分析,有关“西式”生活,已经成为了20世纪不变的主流,因此,我认为21世纪家具的工艺和机能上只会在这个基础之上不断进步,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所以我们今天一定要找出中式古典和木西式风格的差异性,并把他们双方最好的基因加以结合,才可以成为当代生活中最被需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