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er

 以建筑灵感创造家的生活美学
——访Baker设计师Bill Sofield先生
 

作为国际奢华品牌的代表,自1890年创立以来Baker在跨越世纪的漫长岁月中,以令人惊叹的恒久品质闻名于世。无论其卓越不凡的精彩设计,传承悠久的精湛手工,细致入微的定制服务,还是从选材到手工的严苛细节把握,都将源自古老世界的尊贵格调淋漓尽致地挥洒呈现。置身于充满Baker气息的空间中,从每一件家居产品中都可以切身感受到家的温馨与奢华,犹如被挚爱拥入怀中一般,那工艺繁复的雕刻丰满细腻,透视的构图凹凸有致,简洁明快的线条轮廓,给人以强大的视觉冲击力。

堪称跨越120年的设计传奇,Baker是唯一一个能将东方和西方、古典和当代完美融合的家居品牌,因此在美国富豪杂志《Robb Report》的“Best of the Best”榜单上,它甚至被评为“家具之王”。而品牌最引以为傲和最受尊崇的就是其非凡的设计,从200多年前为拿破仑、维多利亚女王设计家具的设计师,到现在为奥巴马、肯尼迪家族、丹麦王妃等名流精英服务的设计师,Baker始终提供最杰出的设计。目前,Baker旗下有七个与当代顶尖设计师合作,并将这些作品以设计师的名字命名。其中,Bill Sofield系列则可以说是比较特殊的一个设计系列。被视为这个时代最具思想的天才设计师之一、学建筑出身的Bill Sofield,一直是Gucci全球多家专卖店的御用设计师。作为一个现代主义者,他认为设计必须兼具美观与实用性,满足日常生活的各种需求,因此在家居及产品设计中,尽可能发挥出各种材质本身的特性,使设计能够历久弥新成为可以传承的佳品。

FOSPEL:我们知道您在担任Baker家具设计师的同时,也是Gucci、BV等世界顶级品牌店的御用设计师,您觉得这两者有差别吗?如何才能将这两者融会贯通的?
Bill Sofield:
家具设计与店铺设计这两者是有很大差距的,店铺设计是为了能邀请客人进来参观,并且关注到室内陈列的商品,而家具设计是为了能够营造家的氛围,温暖的感觉更为重要。对于我而言,解决问题的过程就是享受挑战的过程,往往越有挑战性的越能激发我的创作灵感。我本身是学建筑的,因此在设计店铺时,我会将其假设成为一个小型的歌剧院,要让每个到访者融入到这个环境中去,那么就要让他们感觉到愉悦,并愿意长时间逗留。在我父辈的那一代,他们经常要对家里的家具进行保养,如擦拭、抛光、打蜡等,但家具毕竟是一个实用品,归根结底是要拿来用的,而不是拿来陈列的。所以在我的设计中,我会摈弃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将家具设计回归到本质,如将不同的材质进行拼接组合。通常,我会在木质家具的表面加上玻璃面,这样就不必担心潮湿而导致的变形;茶几上再加上一层树脂材质并对其进行一些简单的仿木纹理雕刻,既美观也可以防滑,不必再使用防滑垫。

FOSPEL:作为世界顶级设计师之一,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了与Baker展开合作的?
Bill Sofield:
我对家居设计的要求一直很高,一件家具从最初的一张设计图到最终成为成品,这中间需要很多环节的通力协作,并不仅仅是一个好的设计构思就行的。作为一个拥有120年历史的国际奢华家居品牌,Baker与最顶级设计师之间的合作由来已久。品牌非常注重设计和工艺,每一件家具都是由品牌的能工巧匠们手工制作完成的,这与目前市面上很多大规模生产的家具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这种不片面追求利益更注重品质的做法,很符合我的设计理念,因为好的设计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它的价值。而在与Baker的合作过程中,我的设计与构思得到了全力的支持和配合,从各项材质的选择,到让最顶级的工匠来完成制作工艺,再到整个后续的执行活动等都事无巨细,让我感觉到很愉快,能够放开手专心做我想做的就可以了。

FOSPEL:都说软装和硬装是需要互相搭配的,那么在您看来哪些风格的室内装修比较适合摆放您设计的家具产品?
Bill Sofield:
我本人是一个很纯粹的现代主义者,但是通过这30年来的不断实践,我发现了现代主义设计在使用上存在着很多的缺陷。例如,那些有孩子的家庭,在装修上就不能使用有坚硬或尖锐棱角的现代风格家具,而且这种风格的家具在材质和功能上也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人们大多喜欢温暖的东西,这也是人的天性,单纯的现代主义设计无法赋予人们家的感觉。而太过繁复的古典主义家具也很不实用,像我祖母的房子里有很多古典主义的设计,很华丽也很漂亮,但那些复杂的镂空、雕花打扫起来却很费劲。因此,我将现代设计与古典元素相融合,只是运用一些或曲或直的线条,亦或是不同材质的配搭,和简单的雕花设计,这样设计出来的家具效果就很出色了,既有现代的实用功能,又不失古典的典雅气韵,给人一种很温馨的视觉效果。只要是家,都适合放我设计的家具,没有什么风格去框住,这也是我设计的初衷——家具是要为人服务的。

FOSPEL:目前,您的工作重点是家具设计,还是室内设计?哪项工作更能激发您的设计灵感?将来是否考虑过来中国甚至是杭州发展,如果有,那能介绍一下在顾客选择上有哪些要求吗?
Bill Sofield:
就目前而言,家具设计与室内设计都是我工作的重点,更多考虑的是否有创作灵感,并不是为了工作而设计,如果可以选择,那些从建筑到室内设计再到最终的家具摆设都能由我来全权负责的项目是最吸引我的。首先,我会先从家具设计开始,再设计室内装修风格,最后再设计建筑,这样出来的房子就会是一个和谐的整体。而目前普遍的设计思路则让人感觉像是在设计信封似的东西,用“信封建筑”把家居风格框住,再往里面填充其他物件,这样设计出来的东西怎么能出彩呢?按照我的设计思路,设计家具的第一步就是设计一张舒适惬意的床,这是因为床是每个人一天工作和生活的开始,每天从床上起来你会期待看到些什么,这就是我设计的重心。

FOSPEL:您是否了解过,目前在美国哪些人是您或者说是Baker的主要消费群体呢?在现有的设计中,您最满意的是哪项设计?
Bill Sofield:
我从来不看这些数据分析资料,而是专注于自己的设计,做自己的事。因为说到群体,这是不固定的,也许现在他不是,但将来也许就会成为你的潜在客户,只要你的设计能一直保持活力和创新,就能获得成功。举一个形象的例子,流动的水与静止的水,这两者并不是绝对的,流动的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动的,而静止的水又是什么时候开始静止的,这都是无法预知的,因为两者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并不是恒定不变的。再比方说,在交响乐中有很多种乐器,每一种乐器所演奏的乐谱又是不同的,而他们通过指挥完美地组合在一起时就汇聚成了美妙的乐章。Baker一直都全力支持我的设计,因此我相信,只要专注做自己的事,做好自己的事,剩下的就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就目前而言,还没有出现过我最满意的设计。我个人比较喜欢合作设计,从建筑到家具,不同的东西设计面也会有宽有窄,而设计与设计之间又会产生很多互动和灵感,因此我希望每个我所经手的项目都有所不同,如果是雷同的设计,顾客会不满意,我也会觉得很无趣。所以说对于设计师而言,永远都不会有最满意的设计,只有对工作充满新鲜感,才能有源源不断的灵感动力。

FOSPEL:环保是目前全世界都非常关注的话题,那么您在设计Baker产品时,在环保方面都运用了哪些设计元素?
Bill Sofield:
是的,现在这是全世界的一个主要议题,我之前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就曾经设计过一个新能源的项目,用来解决能源浪费的问题。目前,由于经济的不景气,有很多美国人会在周末去市场购买一些廉价的家具,但是这种家具通常不怎么结实,用了一段时间后就会出现各种问题,而生产这些家具却要耗费大量资源,如木材、生产、运输、销售、宣传等,无形中也造成了浪费。如果购买一件高品质的家具,虽然价格昂贵些,但是却可以使用很长时间,甚至可以传给下一代,这样反而节约了资源,也为地球的环保做出了贡献。我在设计Baker家具时,也很注意环保,例如在木材的选择上,我通常会选那些成长速度较快分布广泛的树种如美国的葡萄木。如果需要运用到一些稀有木材,那么我从设计到加工都会非常慎重,避免因失误而造成材料的浪费。

FOSPEL:您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建筑系,现在有不少学建筑出身的都在做室内设计的工作,那么您觉得学建筑转行室内设计在这方面有什么优势吗?此外,听说您曾经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学习木工,这是为什么呢?
Bill Sofield: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先讲一件事——曾经在某个项目上,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发生了争吵,建筑师责怪设计师设计了又大又厚的窗帘,把优质的采光和漂亮的窗户都遮挡住了;而设计师则认为建筑师在设计时根本没有考虑到实用性,大型的窗户既造成打扫的不便也容易曝露个人隐私,夏天的强光甚至会导致室内温度上升。因此在我看来,从建筑师转型成为室内设计师是很恰当的,这样建筑本身的缺陷可以通过室内设计进行改善,使整体更加和谐。当初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在当时大环境的影响下,人们往往忽略了在钢筋水泥的建筑中该如何生活,我曾经设计了一个大门,却被木工师傅们嘲笑这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设计,根本无法成为现实。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和认真思考后,我去了位于意大利的一个著名手工艺作坊学习木工,从木材的切割开始学起,实地了解了加工的各项工序,这对我后来设计家具有很大的帮助。

FOSPEL:在以后的设计中,是否会考虑加入些中国元素?您觉得未来家具的流行趋势是什么?
Bill Sofield:
我一直很喜欢中国文化,在上大学的时候还曾经专修了两年的中国艺术史,加入了Baker以后,我和品牌都非常注重亚洲市场。我们在投放亚洲的产品都做了改动,如圆桌、转盘,这些都是参考了中国人的用餐习惯而设计的。Baker总裁的房子也是我设计的,总裁也很喜欢中国,每次从中国回来都会和我分享一些中国的趣事见闻,这也激发了我的创造灵感,丰富了设计思路。我很不喜欢流行趋势这个词,一旦某件事物成为趋势,其实就已经落伍了,真正的设计是应该领先于趋势的。我设计一直是靠自己的直觉,从不考虑趋势问题,如果某样设计我已经感觉到平乏了,那么就是需要改换设计思路了。也许去看那些大牌的时装发布会,我会觉得很平淡;也许我去了哪个平民窟,却会有很多感触,灵感是不固定的,至少在我看来,设计是只能依靠自己的。

FOSPEL:对杭州这座城市的印象如何?前段时间,杭州政府斥巨资购买了7000多件包豪斯的作品,请问您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
Bill Sofield:
我非常喜欢这座城市,这里的美食也很不错,有机会的话很希望能在这里开拓我的事业。说到包豪斯,它是我最喜欢的设计风格之一,在我纽约的家里就有好几件这种风格的家具。杭州政府购买包豪斯作品的这件事我也有了解过,但是包豪斯并不是可以随便放在家里的家具,它需要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杭州的自然环境很出色,这一点就占了很大的优势,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很希望能在西湖边拥有一套房子并在里面放满包豪斯的家具,当然这也只能算是个梦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