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a Marks

Lana Marks

贴在Lana Marks身上的标签有许多:名媛、网球健将……当然,最有名的是手袋品牌Lana Marks的拥有者和设计师。她的拥趸从戴安娜王妃到玛丽•香坦儿公主,从劳拉•布什到珍妮弗•休斯顿……出自其手的“埃及艳后”包更是被誉为奥斯卡影后的幸运符。

1984年,Lana Marks受邀参加伊丽莎白女王二世的生日晚宴。由于寻找不到与晚礼服相配的红色鳄鱼包,她于是萌生了设计制作高端鳄鱼皮包的念头。1988年,她的第一款设计——一只粉色鳄鱼皮的lunchbox手提包诞生,一经面世就立刻获得了成功。此后,Lana Marks的名字便与奢侈时尚皮具联系在了一起。

半路出家的设计师

时尚界从来不乏传奇,既有可可•香奈尔那样一举震惊世界的故事,也有凭借多年为大牌工作最终成就自我的伊夫•圣罗兰、汤姆•福德等。但与他们都有所不同的是,Lana Marks二十年多前决定以自己名字创建一个手袋品牌以前,还从未从事过设计,大部分时间她过着相当舒适的名媛生活。Lana Marks出生在南非的一个英国贵族世家,外祖父曾拿过三枚白金汉宫勋章,父亲是工程师,母亲则是艺术家。因为这样的家庭,她才会被邀请去参加伊丽莎白女王二世的生日晚宴,正是这次晚宴让她踏上了奢侈皮具设计之路,从此一发不可收。

Lana Marks就成长在严苛却充满亲切关怀的家庭里,严格的家庭教育把Lana锻炼得坚强且独立,她从小就不是个家里会为她准备好一切的孩子。“想在家有一个网球场,那就必须通过在比赛中拿到满意的名次来获得”。母亲一直在鼓励她练网球、练芭蕾,父亲则领着她进入了建筑艺术的大门。也正是得益于这些教育她才得以能在设计中灵活糅入建筑学艺术,使得手袋设计界的同仁们大跌眼镜。当然这其中也免不了会遭到质疑与拒绝,但Marks确始终相信自己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顶级设计。

她从三岁开始,做建筑师的父亲就把她带到工地,向她解释建筑结构和比例细节——这从她造型和线条总是充满美感的作品中就可见一斑:无论是用戴安娜王妃亲许命名的梯形“戴安娜王妃”款,还是银白色纽约款所诠释出纽约都市的光影感。而身为企业家和艺术家的母亲则教会了她如何欣赏欧洲最优秀的纺织和工艺。

“我属于半路出家的设计师,从没有接受过任何关于皮具和设计的专业培训,但我很庆幸是这样的,这样我的思路不会因受过传统设计教育而有任何思路限制和束缚,我的设计是自由的。”正像Lana对《环球企业家》所说:“坐享其成过日子绝对不是我的风格,我一定要创造、成就些东西。”虽然作为英国贵族后裔的她语调轻柔、缓慢,但这种坚毅的性格不仅让她年轻时在法网公开赛等国际赛事上崭露头角,并凭借着高难度的大回旋动作获得了皇家芭蕾舞学院颁发的教授芭蕾资质,也帮助其开创了自己的事业。

Lana Marks手下明艳的色彩与短纹鳄皮、鸵鸟皮、蜥蜴皮等珍稀皮质相搭配,皆有意大利传统手工艺的超绝技术,产生的奢华和惊艳效果让人屏息。“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幸运的。从创业开始到现在,从没遇到过让我想要放弃、想撒手不干的困难。最艰难的时候就是我的事业刚起步时,我去意大利找那些手工皮革厂的合作。”年轻的Lana面对那些以精致和传统闻名的百年意大利手工工厂,挨家挨户地去敲门,吃了无数的闭门羹,“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给我一个合作的小机会,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他们最大的客户,现在我做到了。”

给戴妃最美的包

如果要问Lana Marks最令她印象深刻的客户是谁?这个问题丝毫不会困扰她。在她看来,无论是在订货会上订了上百只包的贵妇,还是精挑细选后只买了一只包的律师夫人,她们都是独特且真诚的。虽然无法给顾客排列座次,但戴安娜王妃肯定是她永生难忘的一个。故事缘起于Lana Marks为自己的手袋设计在杂志上登的一组广告图片,戴安娜王妃看到后非常喜欢,于是通过当时的巴西驻华盛顿的大使夫人找到了Lana,并邀请她为自己设计一款包。在中间9个月的设计时间里,Lana为了做出适合王妃的设计绞尽了脑汁。“我们碰了许多次面,每次我都会提许多问题,把王妃的喜好和风格逐渐缩小,最后的出品成功地出人意料。”为了配合戴安娜王妃的身高,Lana Marks把包设计得高挑窈窕,后来戴安娜在拿到这款包后高兴地说:“这款包高挑苗条,就像我一样。”为此戴安娜王妃还特地写了一封亲笔信给Lana:“谢谢你为我设计出这款我能想象到的最美丽的包。”

当然,不是每次都皆大欢喜。在Lana Marks品牌包袋中,有几款是可以让客人自主选择配色的,客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不同颜色的皮革拼接在一起,制造出不同性格的包。由于审美的差异,这难免会产生一些败笔。“曾经有一个巴黎的贵妇,要在我那儿买好几只包,她把黄绿和另一种极不搭调的颜色搭配在一起。我自己很不喜欢这样的搭配,但我还是帮她这样做了。”至于理由也很简单:“她喜欢这样配,那对于她来说就是最美丽的包,我没有理由要去干涉她,我会尊重我的每一位客人。”

以前,Lana Marks是名流贵族宴会上的常客,现在,她还是那些衣香鬓影的重要创造者。“我一手拿着手袋,一手拿着耳环。”2007年,当海伦•米伦走上奥斯卡颁奖台后她的首句话就将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她那价值25万美元的Lana Marks鳄鱼皮镶钻手袋上。事实上,除了有着贵族血统的海伦爵士以及众多好莱坞明星外,包括希腊的玛莉•香妲儿公主、美国前任第一夫人劳拉•布什、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欧普拉•温弗丽、影视红星珍妮弗•安妮斯顿和瑞茜•威瑟斯彭等都是Lana Marks的忠实拥趸。

手袋的极致之美

Lana Marks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专注于制造高端稀有皮革配饰的国际奢侈品牌,其选取短吻鳄皮、鸵鸟片、蜥蜴皮等珍贵皮质。为了一个做工精美的鳄鱼皮皮包,Lana 会要求员工在专门的养殖场选取36款不同的鳄鱼皮,以保证鳞片没有划伤、皮面切割完整以及图案的对称性。她还经常尝试各种稀有的树木制作手柄,并且镶嵌钻石、玛瑙、孔雀石辅之以装饰。而其最大胆也最具鲜明标识的设计则是产品缤纷的色彩。而Lana Marks的客人更可以从森林绿、珊瑚色、柔粉等上百种细分色彩中选择,并搭配成自己独一无二的手包。而为如此丰富多彩的皮革上色,不仅需要独家配方,而且仅意大利北部少有的几个顶级工匠才能够完成,正因为如此Marks女士设计的第一款亮粉红色鳄鱼皮午餐手包直到1988年才问世。

不必像其他奢侈品牌的设计师那样试图去揣摩富豪名流们的喜好,或者担心失去对最新潮流方向的掌握,Lana从来都是自己品牌的完全掌控者。由于本身就身处名人社交圈,顶级客户亦是她的朋友,他们可能在电话里向她请教配饰意见,也可能搭乘飞机在纽约或者洛杉矶安排私人会面,直接讨论定制手包的想法。为迎合高端顾客的需求,Lana Marks还备有一个拥有着大量经典素材的数据库。1988年,Lana Marks在纽约和棕榈滩开业,1996年在曼哈顿的麦迪逊大道开设了纽约旗舰店,而后又在比弗利山庄罗迪欧大道整整一座大楼里落户。

下一款包叫“北京”

Lana Marks本人的经历,无疑是对“三代才出一个贵族”这话的最好注解,她的每个举手投足、眉梢眼角里都透着骨子里的贵气,温和柔软,丝毫不咄咄逼人。她的语调缓慢而有礼,却毫不吝啬自己真诚的赞美之词,尤其当说到中国、北京。“我眼前的中国比我在书上读过的任何描述都要令人瞠目结舌。”Lana Marks多次用到“天啊”“上帝”这样的感叹词,让人丝毫不会觉得她对中国的赞美之词,只是出于教养良好的礼貌。她把自己的亚洲首店选在了北京,因为北京的历史和文化气息美丽的让她窒息,她说这是一座让她灵感迸发的城市,她已经决定:要专为北京设计一款包。

谈到故宫时,Lana Marks一连说了六个“我知道”,她说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在那儿再次被震撼,再次灵感迸发,所以她一直攒着劲,要找个最合适的时间好好地在那儿呆上一下午,感受中国文化的魅力。而之前我去长城的时候,顺便去了附近一间类似于寺庙的建筑。中式的檐角,天花板上的壁画,还有整个建筑的形状和线条,都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当时,无数的设计灵感在我的脑海中奔腾,我知道在我两周的中国之旅结束后,一款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设计将会出炉。具体的方案连她自己也尚不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款包的名字也一定会是与中国有关的,因为“北京本身就是个美丽的名字”。

如今,作为Lana Marks创始人和管理者,Lana也一直是该品牌唯一的设计师,而两种身份也曾给她带来过困扰:“有时,我想尝试特别独特的东西,但也害怕这对于品牌长远发展来说并不合适。”其子女目前也在Lana Marks公司工作,不过不像Patrizio Bertelli与Prada,或雅诗兰黛•伊夫林和伦纳德那些时尚界著名的夫妻档,Lana的丈夫却非常乐意隐匿在聚焦于妻子的镁光灯之后。有趣的是刚结婚的时候,派对上Lana还常以著名医生的丈夫的“附属品”出席,而现在情况显然发生了逆转。“好莱坞?他去过一次就够了。出席英国王室的活动、拜访白宫,他有时候也会缺席,但如果非常重要的行程,我希望他能够陪同的话他一定会推掉所有事物。”最近Lana Marks中国首家专卖店落户北京银泰中心,而Lana的丈夫也陪同她来到中国。首次爬上长城,看到烽火台边凉亭顶部精美的绘画,令常在建筑设计中汲取灵感的她兴奋不已。“从各方面看,我都是幸运的。”Lana说。

 

品牌档案
国    家:美国
创建年代:1988年
创 建 人:Lana Marks
产品系列:皮具
官方网站:www.lanamark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