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guet 宝玑

Breguet 宝玑

一款腕表的问世,是一次技术力量的征服——即“芯”的突破,又属一场美学较量。最近几年来,作为复杂功能的一种,陀飞轮好像突然成了一种信仰和宗教,特别是如果你玩表时间久矣,更是不能少了这一口儿。简单说,陀飞轮是藏于机芯内的一个小部件,正因为它的存在,影响手表走时准确性的地心引力会被相互抵消,从而让手表更加精准。你千万别小看这个尺寸也就1公分的小装置,它由62个零件构成,而且如同其他手艺一样,它在难度上的登峰造极,绝对可以说是制表师的桂冠。尽管师傅和师傅在操作上方式不同,但每一个都是机巧百出,好像手表内不断运转的小宇宙,在核心处散发光芒,让手表有了生命,多了灵魂,成为鉴赏家眼中的精品。

而说起陀飞轮,不得不提起十八世纪的一位杰出人士——亚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1747—1823),他被誉为最伟大的制表匠。宝玑先生在1795年发明的一种钟表调装置,法文称为Tourbillon,有“漩涡”之意,是指制表师在一个纤薄的笼形结构里安装了摆轮和擒纵机构,使之与机芯的第四齿轮啮合,每分钟旋转一次。“陀飞轮”的名称即源于这种旋转运动。但发明人宝玑大师,一生才制作了35只陀飞轮表,而后100多年仅有极少数人掌握这项技术。二百年来,世界上很多杰出的发明湮没在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中,但陀飞轮手表这颗凝结着无数顶尖制表匠辛勤劳动和创作灵感的奇葩,早已超越了宝玑先生为提高手表走时精度的初衷,成为带有生命迹象的尤物。

其实,早在1775年,宝玑表的创始人、28岁的亚伯拉罕•路易•宝玑就开设了自己的制表作坊,这位充满创意的钟表天才对当时最先进的各种制表技艺都了然于心,在巴黎,他的精湛制表工艺和先锋美学成为人们称颂的焦点。宝玑前任CEO海耶克先生曾说过:“感受宝玑的最佳方式,就是了解它的历史。”而有幸前往巴黎卢浮宫的人们仍会对那场跨越三个多月的特殊展览念念不忘——为了纪念伟大的制表大师、宝玑品牌的创始人——亚伯拉罕•路易•宝玑,一系列令人赞叹的古董怀表、钟和测量仪器与一些历史画像、档案文件、专利发明阵列在卢浮宫的橱窗内,以“宝玑历史回顾展”的形式,为观者掀开人类钟表机械史上的辉煌历程。没错,只有对人类文明与艺术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显赫艺术品,才有资格登入这座世界上最古老的博物馆。而宝玑,恰以自己在欧洲制表技艺的巅峰地位进入卢浮宫的艺术殿堂,接受来自全世界艺术与钟表爱好者的追捧。当人们流连于那些工艺精湛的计时器面前时,不免要为其纤薄的表壳、清晰典雅的数字、带有月形针尖的蓝钢指针和机刻扭索纹表盘而痴迷。这些见证过历史风云的器物,历经岁月磨砺,仍旧散发着古雅细腻的光泽,并将人们带往200多年前的历史现场。在长达两个多世纪的历史中,宝玑的身后始终不乏追捧者——它不但是拿破仑、约瑟芬皇后、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英国维多利亚女王、英国首相丘吉尔、普鲁士皇帝威廉一世等王公贵族的心头所好,也是巴尔扎克、普希金等世界文学名家在作品中乐于描述的对象。

历史旧影,皇室传奇

18世纪的最后25年,巴黎所流行的钟表样式都偏于雍容华丽、繁复浮夸的巴洛克风格,唯有宝玑的作品追求端庄、精致、低调与简约,恰是这一点引得法国、英国等王室的订单与青睐。其中最为著名的要数与拿破仑的波拿巴特家族之间的历史。1798年4月,野心勃勃的拿破仑在出征埃及前的一个月,专程访问了宝玑的作坊,并花七千法郎购买了三件最具代表性的产品:一只带日历的打簧旅行钟178号(同系列首款);一块编号38的带温度稳定擒纵系统的打簧怀表,以及一款编号216的自动上链打簧表。

这位正在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迫切地希望拥有一款足以彰显他尊贵地位的名表,也希望携带足够结识耐用、性能可靠的旅行钟奔赴冒险征程。而宝玑的杰出性能,也确实在埃及一战中为拿破仑立下不少功劳。此后,波拿巴特家族成为宝玑常客——拿破仑向妻子表达爱意时,毫不犹豫选择宝玑,这个历史上的显赫家族总计向宝玑购买的贵重钟表产品,多达19件。

而在1775年的一个清晨,路易•宝玑刚打开钟表店的大门,一批客人隆重到访。一位盘着高耸的白金色发髻、衣着奢华缎绸的美丽女人,向宝玑订购了一块自动上弦的万年历怀表——这位女人就是被无数绘画、书籍和电影不断纪念的法国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出手阔绰、奢侈无度的玛丽皇后,此后又陆续收集了多款宝玑珍品,成为宝玑最忠实的拥趸。更值得一提的是路易•宝玑大师曾接受一位神秘顾客(玛丽皇后爱慕者)的预订,融合当时最复杂的技术,耗费44年的时间制造出了一枚闻名于世的“玛丽•安托瓦内特怀表”。这只怀表挑战了当时钟表复杂技术之最,具备万年历、天文时差、三问报时和动力储存等诸多功能,算得上制表大师生平创作之精华。遗憾的是,订购这款怀表的玛丽皇后因卷入法国大革命的洪流,于1793年被押上断头台,并未见到自己心仪的作品。

因拿破仑、玛丽皇后等尊贵客人对宝玑的钟爱,宝玑逐渐步入欧洲宫廷,引得无数欧洲君主和达官显贵相继成为其顾客,并书写出无数欧洲皇室贵族与宝玑的历史传奇。但一件颇令人回味的历史事件是:1815年,当滑铁卢前线变成一触即发的火药桶时,两位运筹帷幄的统帅——法兰西皇帝拿破仑和英国公爵惠灵顿,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宝玑表。两位宝玑的追捧者,最终在滑铁卢浴血鏖战,宿命之战永远这样弄人,这恐怕是品牌创始人先生未曾设想到的吧。

文学上的精密记录 

在众多文学名著里,一款宝玑表的作用,绝不下于千言万语的描述。诺尔玛•比沙南曾这样讲到。的确,如果想欣赏一款精美的宝玑表,你确实不必劳师远行,因为在当地的图书馆里就能如愿以偿。在那里,在一些世界最伟大作家——大仲马、普希金、巴尔扎克、雨果、司汤达等人的作品里,都可以找到大量关于宝玑表的表述。

来看看世界历代文学家们眼中的宝玑吧。“纤薄无比”的宝玑表,具有打簧、途中报时、棘轮式上链钥(巴尔扎克告诉我们这是宝玑的一项发明)功能的宝玑表,具有盾形护盖的宝玑表,晃荡在纨绔子弟口袋里的宝玑表,作为情人的无价信物珍藏在身的宝玑表,人们出门前留在家里以防公路劫匪掠走的宝玑表。但对宝玑表的描述并非都出现在虚构作品里,普希金和大仲马等都在创作时满怀激情地赞美了制表师的杰作。

其中,俄国文豪普希金的诗体小说《尤金•奥涅金》中曾写到:“一个徜徉街头的花花公子……百无聊赖地四处闲逛,直到他准确的宝玑表提醒他,才惊觉时间已至正午。”巴尔扎克在他的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中写:“他掏出最优雅纤薄的宝玑表。啊,才11时,今天起早了。”而大仲马在《基督山伯爵》中描述戴上宝玑表的微妙喜悦:“唐格拉斯的腕表是一快宝玑杰作,昨天才小心翼翼地为它上链,它就在清晨悦耳地敲着报时。”约翰•福尔斯在《法国中尉的女人》里写:“他掏出他的宝玑表……一块由最卓越制表师制作的精密仪器。”这些文字,塑造了从19世纪初至今宝玑表的千面形象。无论是雨果、史坦达尔、普罗佩斯•梅里美、缪尔格还是浅田次郎,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学巨匠们,纷纷用自己的笔调描写宝玑。这些文字因宝玑而凑成巧合,都有着“美丽”、“精准”、“贵重”、“可靠”等形容词,事实上,它并非巧合那么简单——每一次宝玑融入小说人物的细微生活中,无疑都暗暗勾勒出人物的生活年代、生活品质、品位与个性,每一段文字的描述,都将宝玑尊奉为艺术品。

宝玑——瑞士钟表最重要的代名词 

如今,宝玑隶属瑞士斯沃琪集团,百年来,宝玑的辉煌历史吸引了优秀工匠的兴趣,投身其门下,并在他的谆谆善诱下被训练成才,他丰富的想象力也得以活现,成为一件件动人的优秀作品,而宝玑在钟表业各方面取得的优越成绩更屡创新猷。宝玑一生重要的发明包括开发集制表技艺之大成的自动上链表;将音簧引入打簧表;首创摆轴的防震装置等卓越设计,均为今日钟表界带来深远的贡献。

独立焊接表耳

宝玑的表耳是用18K金制作,配以他们独具特色的圆角回转端,手工独立焊接于表壳,最后用18K金螺杆中心轴与表带进行完美连接。在整个的焊接制作过程中,需要极具经验的工匠在焊接温度、焊接技巧等各个方面,精心打制方可完成。

宝玑指针

宝玑指针针型优雅,且因其近针端的偏心月造型而成为宝玑表两个多世纪以来的形象标志。而宝玑指针通常均为蓝钢打造,亦有采用金质制作者。无论材质如何,均须小心磨砺,只有在精确成形且在放大镜下多次检查校正,才能使指针臻于完美。指针完工后,还需借助装配格局安装,在表盘上对轴及与机芯适配。

隐形签名

宝玑时计的成功,吸引钟表爱好者之余,也成为伪造家的目标。1795年,宝玑为打击仿制活动,构思了一项特别措施:隐形签名。宝玑的表匠利用仿形磨刀的尖端,在表面蚀刻一个只会在光线以斜角照射下呈现的隐形签名。时至今日,这个隐形签名仍是辨别宝玑时计真伪的独特方法,也是宝玑表的专有特征。

表框坑纹

宝玑表延用200多年来的另一个外表特征设计,也是宝玑先生在18世纪后期设计的,这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宝玑表壳的币纹设计,它与“蓝钢宝玑针”、“宝玑表盘”可以并称为宝玑最具辨识度的三大外型密码。在宝玑表壳的边缘,雕刻着间隔均匀的凹槽,形似我们今天所常见到的硬币边缘。

独立编号

宝玑自始创至今,每枚宝玑表均附有独一无二的生产编号,见证品牌匠心独运的制表工艺和力臻完美的不朽精神,让收藏家确定腕表的来源和典故。

手工镌刻表盘

宝玑于1786年开始为腕表装配设计独特的手工镌刻银质货金质表盘。在金属表面镌刻重复的图案是一门极高深的工艺,今天已几近失传,但宝玑仍坚持以此作为表盘特色。

当代宝玑,传奇延续

如果你未曾有机会亲临巴黎卢浮宫目睹那些极致珍品,也没去过位于巴黎的宝玑博物馆,那么,在上海外滩的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你同样可以满足赏析宝玑精品的愿望。推开厚重的铜把手,穿过玻璃门,踏着簇新的木地板来到宝玑精品店,将被眼前雅致而经典的设计所吸引,这片面积超过240平方米的场所,被细密而修长的金色支架包裹为圆柱形,宛如一个私密的小型博物馆。

在精品店中,宝蓝色的雕刻玻璃装饰会让人想起“约瑟芬皇后怀表”上的机刻纽索状珐琅装饰纹,那些修长纤细的金色支架,以不同角度变幻莫测的几何形状分隔着产品展示区与销售区,又让人们联想到宝玑最经典的特色之一:装饰着三维机刻纽索纹的“宝玑表盘”。在精品店的休息区,你还会看到一盏特制的水晶大吊灯,这是为斯沃琪艺术中心度身定制的艺术精品。一切装饰,都紧紧围绕着宝玑一贯的设计风格:简洁、精致、典雅、大气,而每一处装饰所传达的,都是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宝玑精神。精品店的每一处橱窗与柜台都反射着洁净淡雅的光芒,而那些历经无数制表大师悉心打造的宝玑精品,正绚丽而夺目地陈列其中。每一位来访者,都可以安静地驻足于橱窗前,通过透明表盘观测复杂机芯,并感受陀飞轮的每一次曼妙旋转。

品牌档案
国    家:瑞士
创建年代:1775年
创 建 人:阿伯拉罕·路易士·宝玑
产品系列:钟表
官方网站:www.bregu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