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古根海姆 Solomon R.Guggenheim

瑰丽与价值同在
 

博物馆是一座城市的灵魂,以其深厚的人文积淀,赋予城市气质和底蕴。作为城市历史文化的凝聚,它是人们获取知识、提高修养、陶冶性情的殿堂,包括它的建筑都是具有丰富意象和象征意义的标志性建筑,折射着一座城市的历史进程和对文明的追求。同时,博物馆也是城市的文化名片,在旅行日益普遍的当下,出国行程的安排往往是围绕着一个个博物馆拟定出来的。就像罗浮宫之于巴黎,大英博物馆之于伦敦,故宫之于北京,博物馆是到访者首要的访问对象,也是能够让旅人在最短的时间去了解一座城市的历史和文化的最便捷可靠方式。这些城市之所以如此富于魅力,与它们的博物馆不无关系。事实上,到底是这些城市成就了博物馆,还是博物馆成就了这些城市已很难说得清。总之,它们是城市里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

 
 

说到博物馆,自然就不能不提到古根海姆博物馆,它并不是单指一处博物馆,而是一个创办于1937年的博物馆群,是索罗门•R•古根海姆(Solomon R.Guggenheim)基金会旗下所有博物馆的总称,在全球共有五处,并且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在世界各地筹建。它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私人现代艺术博物馆之一,也是全球性的一家以连锁方式经营的艺术场馆,其中,最著名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就是美国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

美国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建立者所罗门•R•古根海姆(Solomon R. Guggenheim),生于19世纪的美国一个十分有影响力的、靠煤矿工业积累财富的瑞士血统家族。按照有上流阶级的习惯,古根海姆和他的妻子Irene Rothschild在博爱和审美的传统中长大,成为热心的艺术赞助人,并积累起很多古代大师的作品。但1927年,当古根海姆第一次遇见年轻的德国贵族女子Hilla Rebay von Ehrenwiesen,并听取其介绍的欧洲当代绘画中一种实验性的潮流,使他的收藏方向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

 
 

在Rebay充满激情的言语感染下,在对相对未知领域进行收藏的先进想法的引导下,古根海姆从1929年开始系统性地购买非具象艺术家的作品,早期购买的作品包括罗伯特•德劳内、瓦西里•康定斯基、费尔南达•雷格尔以及纳吉。很快,古根海姆酒店套房的墙上就挂满了新的收藏。随之,他的考虑重点必然转向了能够公开展出这些作品的可能性,并在1937年建立了所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其目的是为了“艺术上的促进、鼓励和教育以及启蒙大众”。在拥有基金会以后,古根海姆预想了一个设计成可以容纳不断增长的艺术收藏的博物馆建筑。在他的计划下, Rebay很快开始计划怎样可以最好的实现他们的梦想。她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与古根海姆的通信中都充满了建立一个非具象艺术的“美术馆-殿堂”的计划与提议。 

1939年,古根海姆在纽约曼哈顿东54街租下了一个旧的汽车展示室,Rebay在建筑师William Muschenheim的协助下把其改造成为一个功能齐全的临时展览空间,命名为非具象绘画美术馆。美术馆获得了很大成功,同时Rebay作为第一任馆长,欢迎并支持很多年轻的美国抽象画家,并展示了他们的作品。1943年,为了满足日益繁荣的非具象美术馆的要求,Rebay决定开始新的征程:建立一个永久性的建筑以容纳古根海姆的藏品和举行基金会的活动,她选择了众所周知的美国建筑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

 
 

多年来,赖特一直探求以一条三向度的螺旋形的结构,而不是圆形平面的结构,来包容一个空间,使人们真正体验空间中的运动。他认为人们沿着螺旋形坡道走动时,周围的空间才是连续的、渐变的,而不是片断的、折叠的。他的有机建筑回应了Rebay对于非具象的理念:一种作为对创作者灵魂的直接表现而实现的,充满理性与理想化意味的新生的艺术。赖特最初设计的美术馆在1946年向媒体公布,但是由于各种阻碍,如战后通货膨胀、政府对建筑的重新规划、美术馆位置的转变以及1949年古根海姆的去世,导致这一建筑并不能在接下来的13年内完成。直到1959年10月21,博物馆终于展现在了大众面前,让无数人在排队体验建筑的同时,也参观了古根海姆收藏的所有的非具象艺术作品。

 
 

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外部非常朴实无华,只是将博物馆的名字装饰了一下。平滑的白色混凝土覆盖在墙上,使它们仿佛更像一座巨大的雕塑而不是建筑物。建筑物的外部向上、向外螺旋上升,内部的曲线和斜坡则通到6层。螺旋的中部形成一个敞开的空间,从玻璃圆层顶采光。美术馆分成两个体积,大的一个是6层的陈列厅,小的是4层的行政办公部分。陈列大厅是一个倒立的螺旋形空间,高约30米,大厅顶部是一个花瓣形的玻璃顶,四周是盘旋而上的层层挑台,地面以3%的坡度缓慢上升。参观时观众先乘电梯到最上层,然后顺坡而下,参观路线共长430米。美术馆的陈列品就沿着坡道的墙壁悬挂着,观众边走边欣赏,不知不觉之中就走完了6层高的坡道,看完了展品,这显然比那种常规的一间套一间的展览室要有趣和轻松得多。该博物馆保存了所罗门•R•古根海姆有现代艺术收藏品,许多展品由金属杆悬挂着,看起来似浮在空中。按照传统,博物馆在沿大厅四周的墙上展览艺术作品,但古根海姆打破了传统的惯例。但当时这种独特的艺术品展示方式受到了很多批评家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弧线型的展览区是对绘画艺术的亵渎,甚至有二十位艺术家签名拒绝在古根海姆博物馆展出他们的作品。这样的行为是由于对现代艺术的误解造成的,如今对现代艺术和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误解早已烟消云散了。

 
 

1950年代早期,美术馆展览的范围的局限遭到广泛的批评,尽管Rebay经常被年轻的新艺术家接受和拥护,但多数人还是认为她关于非具象艺术的评价标准过于偏激和局限。认识到Rebay的继续任职并不会给古根海姆博物馆带来任何有效的改革,委员们在1952年通过要求她辞职的决议,并在7个月以后,宣布Johnson Sweeney继任她空出的位置。原MOMA绘画与雕塑部的主任Sweeney,以他比Rebay更宽阔的艺术视野与感受力,接受了他新的管理与策划的角色。他认为艺术品的收藏应同时包括非具象艺术之外的整个现代艺术史的发展。为了弥补美术馆收藏的严重空缺,如被Rebay以有形存在为理由而否认的雕塑收藏的空白,他开始一项充满野心的购买计划。自Sweeney1960年任职以来,11件布朗库西的作品、3件亚历山大•阿契本科的作品、7件考尔德的作品、恩斯特和贾科梅蒂的青铜雕刻以及其他重要作品,如塞尚的《抱着双臂男子》,抽象表现主义的德库宁、克莱因、波洛克等的作品均被购买。除了Sweeney购买的藏品之外,美术馆还接受了拥有杜尚作品的Societe Anonyme建立者Katherine S. Dreier的遗产捐赠。

 
 

在美术馆开放不久,Sweeney辞职。1961年,Thomas M. Messer组建了新管理层,并扩大了Sweeney在现代化以及专业化博物馆人员及结构管理上的努力。在他27年的任期中,Messer开始一个雄心勃勃的公共出版项目,不仅关注短期展览,同时对于新增收藏品做出深入细致的图录,以及组建为学术研究提供的机构。在Messer的领导下,展览部与技术部因增加的展览与出版活动而扩展。在收藏上,他继续Sweeney创立的全面的增长趋势,布朗库西、考尔德、贾科梅蒂、克利、库普卡、雷格尔、米罗以及席勒的作品作为现代艺术的重要范例进入了美术馆的收藏。在更为当代的范畴中,Messer负责购买了几幅他所喜爱的艺术家杜布菲以及培根、基弗、罗伯特•劳申伯格和大卫•史密斯的作品。在Messer的任期中,他还购买了作为国际前卫艺术激烈倡议者的拉丁美洲以及东欧艺术家的作品。

 
 

此外,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收藏在1963年还因为接受了Justin K. Thannhauser收藏的的印象派、后印象派以及现代法国杰作作为永久借展作品,而发生了戏剧化的增长,这些绘画和雕塑在Thannhauser去世两年之后,1978年正式进入博物馆的收藏。Thannhauser的遗产为古根海姆美术馆原有收藏之前的艺术时期作了重要的历史表述,并且增加了博物馆对于毕加索和巴黎画派艺术家的收藏,其中就包含有凡•高的《圣雷米的群山》和毕加索的《熨衣服的女子》。

1981年,Justin K. Thannhauser的遗孀Hilde Thannhauser宣布这份捐赠增加三幅作品,分别为布拉克、毕加索和凡•高的作品。1991年Hilde去世后,美术馆又接受了她的捐赠,共包括十幅重要作品,分别为塞尚、克利、马奈、帕斯金、毕加索以及莫奈的绘画,其中莫奈的作品是博物馆关于莫奈的第一件收藏。为了能够更充分展示Thannhauser赠送的绘画以及雕塑作品,古根海姆美术馆在展览空间上作了必要扩展,Justing K. Thannhauser展厅于1965年被设置在Monitor大楼二层,Monitor是1989年为Thannhauser重命名的。

 
 

1988年之后,在博物馆馆长Thomas Krens的领导下,古根海姆增加了它的运营范围以及继续一个针对扩大它的照片和当代艺术收藏上的购买计划。在1992年,赖特的建筑重修并且增加了一幢新楼,新增了相当全面的展览空间,从而使赖特的圆型大厅以及Thannhauser展厅充分显示出其光彩。同时,古根海姆SOHO在曼哈顿下城开幕,增加了将近2700平方米的当代多媒体艺术的展览空间。

1997年,通过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德国柏林古根海姆的建立,增加整个机构的国际场馆。由古根海姆基金会管理,Basque政府建立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是一个把毕尔巴鄂变成主要大都会的长远计划的一部分,其由盖里设计美术馆,在世界范围内被誉为是建筑上的杰作,并且戏剧化地显示了古根海姆实现其基本目标——收藏和展示我们时代的艺术的能力。新美术馆拥有古根海姆购置的埃德瓦多•奇伊达、德库宁、珍妮•霍尔泽、罗斯科、里查德•塞拉和安东尼•塔皮埃斯等等的作品,逐渐增加的藏品补充和提高了古根海姆现有收藏。美术馆还设有专为当代Basque和西班牙艺术家提供的展厅,为古根海姆和当地的艺术的交流提供了条件。而德国柏林古根海姆则是古根海姆和德意志银行合作产生的,设在一个位于柏林historic Unter den Linden的私人展览空间内。这个古根海姆的展览计划是一些经策划的展览或者特定的国际闻名的艺术家的作品展览的轮换,如杰弗昆斯、罗森奎斯特、蕾切尔•怀特理德等。

 
 

2001年,当库哈斯设计的两个场馆在拉斯维加斯开放,古根海姆的博物馆网扩展到了美国西部:古根海姆拉斯维加斯,一个超大的为特殊展览而设的展示空间,其展览包括当代艺术、建筑和设计以及古根海姆爱尔米塔什美术馆的收藏。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的基础上,在拉斯维加斯的新美术馆里更新了伟大艺术和宏伟建筑结合的纪录,从赖特与Hilla Rebay以及所罗门•古根海姆的合作开始,经盖里与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合作,古根海姆再次与库哈斯在拉斯韦加斯新美术馆上的协作,又一次给世界提供了这个时代的最杰出的欣赏艺术的建筑空间。  

通过不断扩大的如星群般的艺术欣赏空间网络,每一个组成部分都闪耀着它独特的光辉,从而体现了古根海姆在强调教育、艺术和建筑结合的同时,致力于全球的公共事业。总的来说,这些空间使基金会能够实现它尽可能收集最高质量的艺术,并且面对最广泛观众展示艺术的任务与目标。古根海姆在国际项目上的承诺反映了它的历史、它的传统、它收藏的宽度和它对卓越文化的贡献。 

2014年2月21日到9月1日,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展出了意大利未来主义作品,名为““重构宇宙——意大利的未来主义1909-1944”,该展览是在美国本土第一次全面展示了未来主义每次有影响的改变,展现的360多部作品中有部分甚至从未在意大利以外的地区展出过。80多位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摄影师、作家的360多件作品从多个学科,领域展现了未来主义的历史深度和广度。从1909年马里内蒂的未来主义宣言到“二战”落幕时它的消亡。在这些罕见未展出过的作品中不仅有绘画和雕塑,还包括了建筑、设计、陶瓷、时装、电影、摄影、广告、自由诗、出版物、音乐、戏剧和表演作品等等那些经常伴有那些提倡现代主义的以及所谓叛乱思想的富有争议性的运动。此次展览由所罗门•古根海姆博物馆负责19-20世纪早期的艺术部的费雯丽•格林任策展人。此外,一个由许多学科著名学者组成国际顾问委员会将为本展览提供专业知识和指导,让美国观众得到更多原本鲜为人知的艺术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