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高洁

免费艺术值多少钱?

在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期间(10月23-27日,包括开幕式时间),艺术家高洁在巴黎的最中心区域夏特雷(CHATELET)广场地铁口和地铁站内进行了一个公众参与的观念性的行为艺术。这是一个严肃的社会实验,同时也是艺术家向社会提出的一个问题。

艺术家免费赠送他的作品,一幅融合了你的生活,观念和梦想的头像。在绘»¬期间,顾客与艺术家进行一次类似与心理治疗一般的谈话,谈话的内容与形象细节都被艺术家糅杂融合绘制进肖像»¬内。并都将签名并署“免费艺术值多少钱?”。艺术家放置了两把椅子,给顾客的椅子前放置着牌子写着:“艺术免费”。艺术家的椅子前放着一个空纸盒和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生活费”,向路人索要零钱。如果有人要了免费的»¬,艺术家便拒绝他向盒子里放钱,以保证作品和收藏都是完全免费的。

一个大牌子,写着行为艺术已持续的时间和已收到的零钱数量。接着,写出绘»¬时所收到的钱数,除以绘»¬的时间,所得就是的绘»¬时每小时价值。没有绘»¬时所得,并除以时间,这样得到没有绘»¬时所得的每小时价值。将前面两个结果相减,所得数字就是去除了艺术家本身的,纯粹的艺术行为的价值,每小时的“免费艺术值多少钱”。

艺术家先在艺术商业系统外进行这个行为艺术,历时38小时(和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每天相同时间开放和截止)。测试在艺术商业系统之外,当抽离了艺术品本身,艺术品的价格,乃至艺术家本身后,生活中的社会俗世给予艺术创作这一行为的定价。行为的最终结果,艺术家实验性地获得了一个非常纯粹的数据:免费艺术本身,在巴黎市中心,对于艺术系统之外的普通大众而言,价值为0.1868欧。

行为艺术的互动内容出乎意外的极尽丰富,使之充满魅力。绘»¬肖像的有:吹口琴的南美记者,交流困难的流浪吉普赛女孩,好奇作品计算方式的数学家,下班的阿尔及利亚美女,跟随示威游行队伍的叙利亚小男孩,绘»¬过程中变了两个魔术的魔术师,午休的很有想法的卡车司机,旅行的台湾策展人,挪威人,科西嘉岛人,美国人等等众多形形色色的人们,大部分对象都可以敞开心扉地与艺术家畅谈40分钟左右时间,艺术家巧妙地针对不同谈话的对象引导对方谈及他们的内心,观念或感受,仿佛一次社会治疗。艺术家一一针对对方的谈话内容作了»¬,并做了谈话的视频记录。在巴黎“夏特雷”这个人人匆匆而过的交通枢纽,这社会实验性的,突如其来介入市民日常生活的,与陌生人的心理慰藉一般的对话与互动产生的魔幻一般丰富的心理»¬作构建了这个行为艺术的主要内容,巨量的信息交流冲µ¬了这个冷漠的人与人相互隔阂的社会现状,艺术家身体力行创作出这首美丽,奇幻且感人的诗。

在此之后,艺术家将继续将自己的利益抽离这件作品,并将这件作品推进商业系统。继续测试这个行为的衍生品在商业系统内价值几何,这些数据将继续成为这个作品的一部分。比如。记录该行为艺术作品的纪录片所有利益归于拍摄团队。在此列出艺术家的声明:艺术家向社会征集所有可能的商业模式,出售该行为的衍生品,利益全部归于该商业系统。(比如:»¬廊,»¬廊出售行为艺术中所作的绘»¬作品的装框的布面放大打印件,出售所得全部归于»¬廊。拍卖行,拍卖行为艺术的道具,拍卖所得归于拍卖行。网站,网站拍卖行为艺术作品的衍生品,所有收益归于网站。)这些衍生品出售所得的价值,将无限制地补充完整这一件行为艺术作品。纪录片将持续记录这些交易,记录市场系统赋予这免费艺术的增值究竟几何。

艺术家这件行为艺术在假设一个接近自然与本质的乌托邦,让我们以此为基础重新思考一次艺术的价值定位,思考艺术与社会的关联结构的合理性,质疑一次艺术与市场的现有定义。最后,让我们得到一份近似荒诞但却无比真实的数据,让我们真正知道:“免费艺术值多少钱?”第一天 & 观念的解读

 

《创作笔记》  高洁 / 2013

第一天 & 观念的解读 —— 夏特雷(Chatelet)广场,晴。一个人带着无数东西来到广场上。焦虑不安。当我开始在广场上安置下来,心情便突然好转,然后焦虑的情绪便一点一点变少,我一点一点变得越来越平静,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天。

我在实验中等待巴黎给我的自然回复,“不感兴趣”“冷漠”和“无视”都是一种可能的回答,所以不»¬的时候只是静静的坐着,不会去招呼过往的行人。»¬的时候就完全没有空闲去看一眼绘»¬对象以外的人了。一个“数学家”(或一个“数学工作者”,法语里是同一个词)路过,看到我的公式后非常好奇,便参与到这个行为里来,坐下来和我谈这个计算公式。这让我开始惊奇这样的偶遇。很高兴能有一个数学家参与,因为这个行为艺术的观念逻¼¬简单涉及数学,观众对这个公式的理解过程是很重要的,因为作品的感觉,就在对作品逻¼¬的理解过程中产生。我把数字和他的一个数学公式等信息»¬进他的肖像里。

“夏特雷”是巴黎的最中心的交通枢纽,在这里出现的人大部分路过都漠然地扫上一眼,便匆匆而过。只有一小部分人好奇的稍作停顿,许多慢下来的人还保持着侧身移动的姿态,但最终会慢慢停下脚步,驻足观看一会儿。每当看见路人停下来仔细解读了我的牌子。我都是很高兴的,知道他们在试图理解我,而这一件作品已¾¬在和这些巴黎市民对话了。我们普遍认为巴黎普通市民的艺术哲学修养相对于其它城市而言是比较高的,他们对文化项目有着更多的耐心。我想,这件作品已¾¬获得了比预计要多得多的阅读。当他们解读完牌子之后,他们的情绪都不会再保持Ô¬来的状态。我触动了一点什么,从我所认定的某个角度来说,这就是一件观念艺术最本质的追求了。我认为,逻¼¬能够触及感情,是一个极其困难,但又极其重要的目标。

一个南美的记者路¾¬此处,他非常高兴能遇见我的这一件作品,我为他»¬了一幅肖像,他在绘»¬过程中谈及他当音乐家的梦想,并现场吹口琴给我听。当然我也把这些互动»¬进了»¬面里,和他的其他点点滴滴都混合在一起。他在他南美的报纸上记载了这一次偶遇,这一件行为艺术作品,这一件绘»¬作品。我意外的被用于证明并代表了巴黎的文化丰富性,被跨过大洋,展现给南美的读者。他也意外的向我证明了巴黎的丰富性,这一种联通了大洋彼岸的国际化属性。这些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我没有打算如此去贡献我的力量,我对巴黎也并没有那种认同感,但机缘巧合,让这一切融合在一起,让一切都产生了联系,这仿佛让这个世界都变得更丰富也更美丽了一点点。

第二天 & 信任和驱逐 —— 我安置在地铁内,人流汹涌。这一天我»¬了九张肖像。在这行为艺术进行的五天里,每一个参与者我都要求他签署一份“肖像使用Ь议书”,以免事后出现肖像权使用问题。与我预计不同的是,几乎全部参与者都毫不犹豫的签署了这份Ь议。一个艺术家路过,了解作品以后,表示想要参与坐了下来。我架设起录音设备和录像设备,并拿出“肖像使用Ь议书”请他签署。他如其他参与者那样略微吃了一惊,明白后毫不犹豫的签字,但作为回应,他拿出了他的照相机对我进行拍摄。他作为“艺术家”拍摄我,取走我的影像,作出对被我拍摄的反击。然后他谈及了他作为艺术家的和平,平静,平衡。我将这一切记录在»¬面里。

在地铁里安置了近四个小时的时候,路过了一群警察,他们要求我出示“卖艺资格证”。我便试图从容的向他们介绍我的这件作品,并仔细的听他们的回答,“管理”群体给我的反馈是作品的一部分。但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激动的态度,只是解释没有资格证就必须离开。我正在整理东西,准备离开,这时一大群七八个人,三四种不同的制服的人突然出现在我身后,要求我停止拍摄。一位看上去是警察的人满脸严肃要求我出示身份证,并涛涛不绝的解释他有权在公共场所要求检查任何人的身份证。我便给了他我的身份证,他拿给旁边的人³¬录并用一些不知什么功能的仪器和对讲机联系查阅。最后告诉我下不为例,再在地铁里见到我会有六十欧的罚单。我只好回到前一天的地方,也就是夏特雷广场上喷水池边,安置在地铁的出口处。在这里一整个下午都没有再被驱赶。一直到晚上七点,户外比较冷,也比较黑,我便又重新偷偷回到地铁里,距离巴黎国际艺术博览会当天结束还有一小时。我在地铁里安置了这一个小时,和两个人做了互动,»¬了两张»¬,记录了两段对话。这一天没有再遇到警察或管理人员。

第三天 & 因沟通所以关联,因丰富所以美丽 —— 阴。我静静坐在夏特雷广场地铁口,在喷水池,雕塑,路灯,报亭,路人和树木之间。暂时没有人来参与。一天八小时的行为真的是非常的漫长,在精神上是对我的考验。我反思了一下绘»¬方面的所得。因为在这种“纯粹”的绘»¬状态中提炼我自己的“绘»¬语言”也是做这个行为艺术作品的目的之一。我发现自己此前被太多的杂乱状态所干扰,被互动对象所影响,并没有足够静心的进入我自己的»¬面里。被环境干扰得太厉害了,应当调整自己的状态。我在这件行为艺术专用的记录本里记下:“我感觉到单纯为了高兴而»¬»¬是很困难的,在这种环境下,心境变得很不安,但坐下来后,就没有之前那么焦虑了。当时间变得缺乏意义时,这种马À¬松就变成意志的考验,这将成为艺术道路上的重要财富。”

有一个穿着公路工作的那种荧光绿服装的中年人看了一会我的牌子,好奇的过来询问,然后参与进来。这是一个工程大卡车的司机,他的卡车就停在夏特雷广场的马路边。手上戴着几个戒指,挎着个假的名牌包。和他的谈话围绕“公正”这个概念展开。作为一个巴黎人,他历¾¬了巴黎几十年来的变化。他的知识面令人讶异的广,对太多的事务都有自己的细腻观察和独到观点,并不是人云亦云的那种。他展现出那种法国人特有的抱怨天赋,指出许多社会问题,也不缺乏深刻和思辨。他一边思索一边交谈,涛涛不绝的谈了四十分钟,内容非常丰富,近乎一场演讲。

一年轻人早先路过此处,了解了作品之后离开了,几个小时后带着他的女朋友回到这里共同参与我的行为艺术。他们和我谈“意识”(这个法语词还包含有“知觉”和“觉悟”的意思)这个概念。这个词是比较复杂和模糊的,于是他们惊异地发现他们竟还没有一起谈论过如此哲学的话题,在这样的话题里他们第一次听到对方关于这方面的观点,重新获得了许多对对方的新认知,于是他们俩就这样高兴彩烈的激烈交谈起来,谈论他们对这个概念的认知和想法。在这段谈话里我完全成了旁听者。

有个挂着牌子的地铁工作人员来驱赶我,坚持要我马上离开,并言明我昨天已¾¬有过记录,他再一次见到我便会对我处以六十欧元的罚款,然后自己先行离开了。几小时后,售票员换班的时候来了个大个子黑人售票员,他要求我安置得离售票口远一点,比较便于视而不见。我便安置到较远处,一部自动照相机旁边去了。后来想来,五天之内虽然每一天都一再被非常严厉的驱赶,但实际上他们在尽完职责之后还是会选择睁只眼闭只眼。

在地铁里,我又»¬了一幅名为“给予者的施舍”的»¬。与来自科西嘉岛的女孩对话,谈话的主题是“悖论”。她是小说家,她自称是“所有人”但“有时ˬ也不是”,也是“爱失落词句的人”。她谈及她丰富多彩的生活,以及那些她¾¬常会陷入的自相矛盾。一个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女孩,谈她的“自我实现”。谈及法国人对阿À¬伯世界的偏见,以及她所热爱的阿尔及利亚,向我介绍非常美好的阿尔及利亚的人文地理,那些我们所不知道的北非风光。她的家庭,她在巴黎的生活,理想,自我实现。她热情奔放,对家乡充满了爱,乐于发现美好的事物。谈话中,我看着谈话的对象时而激动,时而开心,时而思索。

我面对如此多的陌生人,他们一个接一个敞开心扉的和我长谈,涛涛不绝四十分钟,谈他们的观念,生活,梦想。我不由被打动了。我第一次如此介入陌生人的生活,第一次如此深入了解那么多美丽的人生。我在笔记里写下:“我在地铁里的行为为地铁增添了美丽和丰富。但,反过来说,如果我申请了地铁的卖艺执照,这个作品就变成一件为“地铁”这个“私人”公司服务的作品了!不服务也罢。”我的社会谈话,变成了一个社会抚慰一般的行为。我们的社会太分离,太冷漠了,我们绝不会去关心一个陌生人的生活,我和这些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作品,很可能是完全没有交集的。作品使我们坐在一起,分享我们的人生,我像心理医生一样的引导他们吐露心声,然后却把我给感动了。Ô¬来我是非常讨厌地铁的,虽然几乎所有巴黎的朋友都只使用地铁作为他们的交通方式,我始终坚持在这个“没有”车位的城市驾驶汽车。今天,忽然间,我觉得这个世界因其丰富而变得非常之美好,我突然感觉亲切,感觉非常熟悉这个地方,熟悉这里的每一个细节,这里和我有了亲密的关系,我和巴黎突然就这么紧密联系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整体。朋友们也发现他们对这儿产生了亲切的感觉。我和这里不再是完全无关的了,我共享了许多人的记忆。我认识这里,我认识这里的路人,我对他们已¾¬是那么的熟悉,我甚至了解他们的人生。每一个路人的脸我似乎都开始感觉亲切,因为他们“对我而言”都变成了活生生的人,因为我开始可以透过他们的眼睛略微看见隐藏在这些脸后面的丰富情感。

第四天 &“刺探内心”的沟通,“自我释放”的笑 —— 微微有小雨,12点时雨停了,我便在广场上安置下来。一位年轻女士,绕着我的牌子走了几圈,试探性的询问我,我向她解释作品的内容,她显得有些紧张,用不耐烦的语气质疑我的动机,然后再三确认了我的»¬确实不要钱后才似乎很勉强的坐了下来。当然我并没有强烈邀请她参与我的行为艺术了,因为这个实验的结果是要计算»¬和不»¬时所得的零钱的,多»¬少»¬结果都是正确的。我只是提出问题并静静的等待巴黎的答复。所以在没有作»¬的时候,我只是默默的坐着观察,或礼貌的回答问题,并不会去积极招揽别人来参与,因为我始终不喜欢那种带有强烈矜持感的人。虽然我在做一件很有耐心的行为艺术作品,但实际上我的耐心非常的稀少,但我还是想尽可能做好我的作品,于是便开始试着引导她交谈。在交谈过程中她始终用着比较快的语速,有些不耐烦的语气,时不时打个电话。于是我只好频繁的跳跃话题,因为她用比较短的语句来回答我的问题,我只能用更加尖锐的提问来刺探她的内心,从一个问题快速跳到另一个问题。她感兴趣关于“献身精神”这一命题,和我谈她在读在写的书,谈她的工作,推广艺术的一个工作,比较时尚的那种艺术。她对于付出和支持的理解,对于舞台的热爱。因为她似乎显得抗拒回答的语气让我的交谈特别费心,所以我并没有频频抬头观察她,把注意力放在思考合适的问题,理解谈话的内容和控制»¬面上。所以一直到观看视频后才发现我对她的印象是错的,才发现每当我向她提问的时候,她都非常紧张认真的思索,然后很认真的作答,只是因为紧张,所以语速快,并回答得比较简短,但真的是非常认真的在思考我的提问,思考自身,并很真诚的回答。在回答的过程中,我看见了她的那种情感的释放。我明白她是一个非常紧张敏感的人,所以她应该缺乏安全感,但和我的这种对答,她得以没有危险没有负累的把内心打开一丝门缝,我探寻她内心的提问,让她得以将蜷缩的“自我”舒展开来。她的笑容释放着难得放肆的情感,夹杂着这个社会为所有都市女性所塑造的那种高傲的矜持,负担着随时都在折磨人的压力,伴随着缺乏信任感的沟通习惯。这是一种过于理智,少许疯狂,富有魅力的笑。此后来了一名台湾策展人。他不会说法语,他谈“海”,谈台湾,谈巴黎,谈大陆的艺术,谈为何来巴黎,想要去哪里,谈他的过去,他的迷茫,他的希望和未知的轨迹。他在“等待被完成”。在此期间,一个游行示威队伍来到夏特雷广场,是巴黎的叙利亚人的反战争游行。他们在我身后À¬起横幅,搭起台子安装器材,他们不知向什么部门申请了这个地方,只能把我赶走。一个叙利亚男孩,穿着旱冰鞋,守在我旁边等待我»¬完台湾人,已¾¬等了二十分钟了,对一个小孩子来说,难得有这么好的耐心。他真的很想要我的»¬。便跟随我们到了广场的另一端。有警察来盘问我的行为,但表示不在意我在这里安置。我便安置下来,为孩子»¬»¬,»¬名是“吹牛者”,我们谈了他们的叙利亚,他所理解的示威内容,以及他满是体育运动的生活,足球,家,学校等等。叙利亚人的游行队伍从我们身边¾¬过,他们大声播放叙利亚音乐,大声喊话,发出各种声音。雨这时伴随着这些噪杂,噼噼啪啪的胡乱浇下来,人们纷纷涌向地铁,一大片湿漉漉的混乱。

我来到地铁里,一个在法国出生长大的南美裔男孩向我索要一张»¬,主题是“涂鸦”。他现在每天在蓬皮杜艺术中心一个重要的展览里的行为艺术作品中扮演一名角色。他得知了我的这一件作品,非常认同我这个行为艺术的观念,因此专程赶来找我。他喜欢涂鸦艺术,但不是一名职业艺术家,他反感涂鸦艺术家与美术馆的合作关系。他和我谈他所理解的街头艺术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谈艺术与大众的关系,谈他对艺术与社会的关系,他对艺术的认知与不满,谈南美,谈他曾¾¬干过的工作,他打工的酒吧,他参与的电影。晚上一群地铁的检票员出现了。她们过来驱逐我,但始终保持着礼貌的沟通,她们表示理解我的艺术创作,但依旧非常严肃重申没有卖艺资格证就必须离开,然后大部分检票员便离开了,只留下一位,远远站在一边,监督我结束我的行为,她表情严肃但似乎想要保持对于艺术的矜持,不好意思过分催逼。这时离Ô¬订的结束时间也仅剩几分钟了,于是我收拾东西离开。

最后一天 & 丰富的世界神奇的世界 —— 天气预报,今天下雨。这是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最后一天了。这天早上法国调冬令时,醒得特别早,多了一个小时。外面下着大雨,可以预见带着怕水的牌子,装着无数行为所需杂物大箱子,两把椅子打伞冒着大雨去地铁的困难,我好像没有那么多手。我用塑料薄膜保护了一下牌子。我很担心必须在地铁内冒着驱逐安置一整天的可能性,而且我无法安置在地铁外的广场上进行过渡,这样我的行为作品有可能会被打断。虽然“被打断无法继续实验”,也是“巴黎”给我的自然回复,也是不申请“卖艺资格证”造成的可能的后果。实际情况造成的实验中断也是一个完全可以接受的结果,单位时间内的数据并不会出错。但已¾¬我已¾¬坚持了三十个小时,在最后几个小时被打断因而无法完美完成的话,毕竟还是很遗憾的。

路过一名美国纽约来的艺术记者,不会说法语。所以他完全看不懂我的牌子。他路过时扫了一眼我作为样本的»¬,被吸引住了。询问了我的牌子,和行为艺术作品的内容,很喜欢并很想要我的»¬,但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在这里与我进行互动的绘»¬和交谈。他犹豫不决地走开一边思考着如何抽出时间回来找我,最终折回来丢了几个硬币,再快步离开。我想他是不会回来了,因为我已¾¬告诉他:丢了硬币的人是没有权利再要»¬的(为了保证收藏是真的免费)。

下午四点四十分,又开始下雨了。我进入地铁,立即被驱逐。这外面是没有办法再安置了,我便在地铁内另外找了个地方安置下来。»¬了一名亚裔女孩。交谈中发现她纠结于很多的问题,她换了很多的专业,感兴趣艺术,也给艺术家做过助手,她谈了很多她对于艺术的社会现状的不满,她谈了许多她的困难和痛苦,一直找不到自我。在听她讲述了许多无法开解的困惑后,我决定作出与他人的对话不同的回应。五天以来我都如同心理医生一样的听陌生人深入交谈自己的心理,但这是第一次将我分析讲述给我的谈话对象听,因为我觉得她可能会需要回应,我告诉她我对她所说的问题的与她所作的不同判断,对她的困惑进行了一点分析,无论她是否能接近她所需要的答案,对她而言都是一次很不错的整理和释放。»¬名是“雨天里六年的混淆”。晚上,我转移到了地铁的深处。那里是几个不同地铁之间的通道,人很多。时常有人停下,但一直没有人丢零钱。一直到一个妈妈带着孩子¾¬过,她看了我的牌子,看着我的最终数据:免费艺术价值接近零点二欧元每小时。她似乎被感动了,然后放下了一欧硬币,抱着希望问我,最终数据提升了吗? 我回答:“降低了”。

最后一个小时的时候,一个戴着帽子的男孩过来询问我的作品。并决定参与。他谈的话题是“魔法”,并告诉我他是一个魔术师。我十分惊讶。我问他能立即变个小魔术吗?他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在手上在我鼻子底下变了个小戏法。非常神奇,因为这个戏法确实完全Ƭ过了我的眼睛。于是我们继续交谈,谈论他的魔法,他出生并成长的巴黎,他向往的舞台,他正在学习的绘»¬。我问他,还能再变一个魔术吗?他想了想,从包里取出一本书,让我偷偷选一个长一点的词,然后收起书,看着我的眼睛猜出这个词。当然所有的这些谈话内容都在我的»¬面里。这幅»¬我一直»¬到八点,我的行为艺术成功进行到最后一分钟,和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同时结束。我被巴黎的丰富震惊了,这种美深深的感动了我,夏特雷已¾¬丰富到了神奇的程度吧,我非常的开心能偶遇这么多神奇的人,很高兴最后一张»¬遇到这么一个魔术师。我也很高兴自己能成为这种感人丰富的一部分。

我站起来宣布行为已¾¬成功持续三十八小时,在此时结束,计算了最终的数据,宣布了最终的实验结果,感谢了观众和朋友们。我完成在记录本的最后一次记录,我写道:“竟然,在整个行为过程中,完全没有负面的东西!”